「日本医术电视剧」日本中医学

37看看电影网

143、井上先生办公室内井上找贺云飞谈话,这是我过去想做而无法办到的事,看到小院想起了自己的老家?院子门口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你们这个院子里种得怎么和别人家不一样呢”我爸见到你肯定很高兴,我给师傅写封信,我曾经想过回中国看中医!孩子们怕我经不起折腾。王宗远高兴地点点头:五爷就一个儿子没男孩?太想老家了。做梦净梦老家那疙瘩的事,146、砖厂云翔宿舍内晚一个不足八平米的小屋”艾华问陪她的云霞说。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日本中医电影,发现一本古籍《方庸》,有可能是日本的中医所著见解独特
(3)相关搜索

2、日本中医学,和尚屯(电影文学剧本一一第十二部分)总字数38800,本段4400

143、井上先生办公室 内

井上找贺云飞谈话,芳子在座。

井上:“非常高兴你能到我的株式会社来工作”。云飞站起,连声称谢谢!

井上:“今后在一起工作,不必客气”。

云飞:“是”!

井上:“你对今后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云飞:“一切听先生安排”!

井上:“中药的发展,如你所说,需要提高品质,还有一条就是有效成分的提取。你对药材和配方比较了解但如何使中草药变成现代的制剂,还需要学习。我想把你送到医药大学去,培训一年或半年,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云飞:“太好了!这是我过去想做而无法办到的事”!

井上:“那好,那你就准备吧,具体的手续由芳子办”。

144、名古屋郊外城乡接合部农家一农家小院 内

一个酷似中国东北农村的一个院落,院子里长着玉米,篱笆墙上爬满了豆角秧。周日休息有些想家的贺云飞来这里散步。看到小院想起了自己的老家。感觉到特别亲切,驻足观看。

院子门口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在摘豆角,云飞好奇走上前去。

贺云飞:(日语)“大婶,您好,你们这个院子里种得怎么和别人家不一样呢”?

王怀中:(日语)“我父亲是中国东北人,他想老家。就让我们种他家乡的作物。”

贺云飞它国遇老乡,惊喜地叫了起来:“啊,东北人”!

王怀中:“是啊,我就是东北人”。

贺云飞:好啊,咱们是老乡啊!太好了,您贵姓?

王怀中:“我姓王,叫王怀中,中国的中”。

贺云飞不等王怀中问,就主动地介绍自己:“我叫贺云飞,是东北江山县人,到日本来打工的,现在医药大学参加培训”。

王怀中:“哎呀,太好了,快进屋吧,我爸见到你肯定很高兴”。

145、王宗远家屋内 日

三间瓦房,屋内宽敞明亮,整洁干净。王宗远住东屋,躺在南炕头上。脸色苍白,面容清瘦,不时咳嗽。听了女儿的介绍,老人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

王宗远:“哎呀!东北老乡,你家江山县,我家住横水,紧挨着!”说着说着坐了起来:“快坐,快坐!把那龙井茶拿出来”。

贺云飞:“老人家,您得的是什么病啊”?

王宗远:“肺心病”!

贺云飞:“噢!几年了”?

王宗远:“不死不活的十多年了”。

贺云飞:“为什么不住院呢”?

王宗远:“住院也治不好,又太乱腾。我喜欢静,就在家养”。

贺云飞:“我师傅是老中医,治肺心病挺拿手,不说能除根,也能好一半。如果信得着我,我给师傅写封信,让他给寄几付药来”。

王宗远:“好啊,我信中医,日本这边中医不行,我曾经想过回中国看中医,可岁数大了,孩子们怕我经不起折腾,你要能帮忙,那可太好了”!

王怀中沏好茶水,贺云飞礼貌地站起来接茶,然后把第一杯茶递给王宗远。王宗远高兴地点点头。

王宗远:“孩子,你别客气了。咱们爷俩算有缘分哪。这么远能在这见到不容易呀。我来日本七十年了,东北老乡来家串门,这是头一回呀”!

贺云飞:“噢,七十年了!您是怎么来日本的呢”?

王宗远:我五爷是牙医,二十多岁就在日本行医。五爷就一个儿子没男孩,我是过继过来的。15岁时来的日本。今年正好七十年。太想老家了,做梦净梦老家那疙瘩的事。”

146、砖厂云翔宿舍内 晚

一个不足八平米的小屋,一张铁床,一个简易办公桌,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十几本书。艾华拿起一本大学关于企业管理的教科书,饶有兴趣地翻看。

艾华问陪她的云霞说:“你哥不是在读大学吗”?

云霞:“他读的是函授大学”。

147、 王宗远家屋内 晚

父女俩为芳子的婚姻发愁。

王宗远:“你说头回处那个扯犊子,跟他断了行。这回处这个怎么又不太近边呢”。

王怀中:“不是芳子的事,那个黑田不知道啥原因,一点也不热情,十天半月也不打一次电话。芳子找他呢,老是找借口推托”。

148、 岗奇家屋内 晚

岗奇正跟她母亲讲述调查芳子的男朋友黑田的情况。

岗奇:芳子姐让我调查黑田。我跟他半个月,发现他是个同性恋。和一个男青年,常在宾馆里开房间。那天我假装找人,推开进去,看他俩正接吻呢,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相信。

149、芳子卧室内 晚

三十平米的大房间,摆设典雅华贵,芳子坐在床边独自垂泪。(内心独白):“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150、 井上先生家客厅内 晚

井上愁眉不展,在客厅内时而踱步,时而看贺云飞书录李白的诗。

井上夫人:“不行就降低条件呗。这都二十七了,再不找不就过半辈子了吗”!

井上:“降低条件可以,谁适合呀”?

井上夫人:“你不老夸中国那个农民吗”!

井上先生:“嗯,你先跟芳子谈谈,她同意了,我再托人介绍”。

井上先生:“还是你谈吧,后妈和亲妈不一样,我跟她谈,她不知往哪想呢”!

151、 张万山餐馆内 晚

张万山和贺云飞在喝酒,张万山很高兴,不断地提酒。贺云飞知道张万山不太能喝,觉得很奇怪!

贺云飞:“大叔,你今个怎么这么高兴呢?有什么喜事吗”?

张万山:“让你猜着了,有喜事,大喜事。我想给你介绍对象”。

贺云飞:“介绍对象?谁呀”?

张万山:“你们老板的千金,芳子!”

贺云飞一听连连摇头。

152、砖厂云翔宿舍内 晚

贺云翔拿着小提琴,演奏《草原之夜》云翔非常投入,琴声如慕如诉,艾华推门进来时,贺云翔一点也没反应,直到艾华喊了一声,琴声才停住。

贺云翔:“你怎么来了”?

艾华:“不欢迎吗”?

贺云翔:“不是,我是说你怎么来的”?

艾华:“云龙骑摩托送我来的”。

贺云翔:“快坐!”云翔擦了擦凳子,又拿出杯来,准备给艾华倒水。

艾华:“不用了,我来有两件事,一个是请你为我写的一首词谱曲;一个请教你两句话”。

云翔:“把词拿给我吧”!

艾华:“你先给我解释一下这两句话的意思”。

云翔:“哪两句呀?”艾华:“一句是飞眼吊棒,一句是没理户”。

云翔:“噢,这两句呀,我先解释简单的吧,没理户,好像字面应当写作‘没捋胡。”云翔拿出笔来,把这三个字写在了纸上。“这意思是说没在意,没往心里去”。

艾华:“那飞眼吊棒呢”?

云翔用笔在纸上写出了飞眼吊膀四个字:“这是一句土语,我想大概意思是说两个人挽着胳膊,眉来眼去表情非常亲密,你怎么想起问这两句的话呢”?

艾华:“今天我晚上散步时,听你们村两个妇女在谈话,其中一个人说,你看见没,这个娘们跟贺云飞老飞眼吊棒的。那个女的说她没理户”。

贺云翔:“你别听她们瞎嘞嘞,你啥时候飞眼吊棒了”?

艾华:“她们说的没错,我看你对我一点没捋胡啊”!

贺云翔:“说实话吧我想捋胡了,现实吗”?

艾华:“胆小鬼”!

153、贺云飞家屋内 晚

贺家设家宴为艾华和云霞饯行。酒已过半。艾华瞅着云翔,点了一下头,云翔心领神会,站起身来,摆了摆手,大家马上静了下来。

云翔:昨天艾华写了一首歌词,抒发她来咱们和尚屯的感受。我给谱的曲,词很感人,也很优美,但我水平不行,曲没谱好。下面请艾华先朗诵歌词,然后再演唱。大家欢迎。热烈掌声。

艾华:那是一个遥远的地方。

梦中我见过她的荒凉。

可当我走进她的怀抱。

到处都是明媚的阳光。

姑娘美丽小伙豪放。

老人们都像父母般慈祥。

湖光山色如诗如画。

仿佛就像到了天堂。

啊…………

啊…………

她已深刻在我的心中。

今生今世永远难忘。

深情的演唱,打动了全家每一 个人,掌声又一次响起。

154、江山县火车站 站台 日

云翔到站台送行。云霞和艾华上车。已经登上车梯的艾华突然反身。同云翔拥抱。云翔已经没有了不好意思。 紧紧地把艾华搂在怀里。两人紧紧相拥。

在《永远难忘的地方》的歌曲声中列车渐渐启动,艾华从车窗伸出头来,挥手,晶莹的泪。云翔挥手,眼角湿润。

155、王宗远家屋内 日

王宗远在炕上坐一会,又下地走几圈。不时地看墙上的挂钟。王怀中和芳子正在包饺子。听到外面有动静,王怀中一看贺云飞来了。

王怀中:“爸,贺云飞来了。”王宗远一听,赶忙开门往出迎。云飞已进里屋了,贺云飞和芳子四目相对,都愣住了。王宗远很惊讶。

王宗远:“你俩认识啊”!

在王宗远的问话声中,两个人才回过神来。突然之间,两个人没有了拘谨矜持。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芳子像老熟人一样,忘情地用左手拍着云飞的肩膀:“这是咋回事呀”?

王宗远:还不明白呀!就是他给我买的药吗!王宗远面向贺云飞:“你认识她,可是不知道这层关系,她是我外孙女,从小没妈,是我和她大姨娘把她拉扯大的”。

贺云飞:“噢,明白了”!

156、王宗远家中 日

四个人都上桌了,桌上酒菜丰盛。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笑容。

王宗远看着贺云飞和芳子,忽然感慨起来:“你们两个一个没爹,一个没妈,你们俩可要多多关照 啊!这是天意呀,你们俩有缘分哪”!老人还要说,被芳子拦住了。

芳子:“姥爷。你喝多了”。

157、某酒店包房内 晚

芳子点了四个下酒菜,要了一瓶葡萄酒,两人边喝边聊。谈话已经没有了客套和水分。变得直接而干脆。

芳子:“我姥爷的意思我想你是很清楚的,我问你,你是怎么想的”?

贺云飞:“我希望能照老人家的意愿办”。

芳子:“那张万山介绍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贺云飞:“因为我爷爷是被日本鬼子杀害的,我不想找日本人”。

「日本医术电视剧」日本中医学

芳子:“为什么现在同意跟我了,我也是日本人”。

贺云飞:“可你姥爷是华人”。

芳子:“噢,是这样!原来我以为你拒绝的原因,要么是不门当户对,要么是看不起我。现在一切都明白了,来!干杯”!两人碰杯。

芳子放下酒杯后,借递餐巾的机会握住了贺云飞的手。贺云飞把手抽了回去。芳子疑惑地看着贺云飞。

贺云飞:“咱俩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芳子:“什么事”?

贺云飞:“我结过婚”!

芳子一听脸色大变:“你结过婚”?

贺云飞:“是的,不过…………”贺云飞还想说什么,芳子已经快气疯了。立马起身,摔门而去。

158、王宗远家屋内 晚

芳子怒气未消,心不在焉地听王宗远了解贺云飞结过婚的情况。

王宗远:“是结过婚,是骗婚,女的和他从认识到逃走,前后不过三天。女地说身体不好,他是个一本正经的人,两人啥事也没有发生”。

听到这芳子脸上有点开晴了,但还是心有疑虑。

芳子:“他现在啥想法”?

王怀中:“人家嫌你脾气大,不跟你处了,就当没有这回事”。

芳子:“那不行”!

王怀中:“你看,你这脾气,不怪人说你吧,人家不跟你处了,你还能咋地”?

芳子:“我查他去”!

王怀中:“上哪查去”?

芳子:“到他家查去”!

3、相关搜索:

日本中医理疗电影
中医 日本
日本中医名医
日本中医著作
医者日本电影
日本中医书
日本中医图
日本名中医
日本中医学
日本医术电视剧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