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黑白百度网盘」黑白电影资源

37看看电影网

泰德·特纳通过有线电视网为亿万观众送上了一部上色版的《卡萨布兰卡》,是因为这一刻预示着接下来它不会放过任何一部电影。比起原始版本里他穿的那身灰色衣服,棕色看上去可能效果没那么好。乔治·M·科恩(《胜利之歌》男主角原型)生活中最爱穿的可能就是这种蓝色的服装了。没什么议题能比给黑白片上色更惹人生气的了。让他相信上色的做法是邪恶的——以后会有无数的年轻人。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电影黑白百度网盘,给黑白片上色,是影史最悲伤的事件之一
(3)相关搜索

2、电影黑白百度网盘,给黑白片上色,是影史最悲伤的事件之一

以下文章摘自《在黑暗中醒来:罗杰伊伯特四十年精选》中的《我为什么爱黑白片》,作者:罗杰·伊伯特(美国著名影评家、普利策奖得主);译者:黄渊,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第一版。

《我为什么爱黑白片》

作者:罗杰·伊伯特

1988年11月9日夜晚,泰德·特纳通过有线电视网为亿万观众送上了一部上色版的《卡萨布兰卡》,那也成为了影史最令人悲伤的日子之一。之所以说它悲伤,是因为这一刻预示着接下来它不会放过任何一部电影。面对特纳手下这帮电脑涂鸦党,无论多么伟大的经典老片都无从幸免。

英格丽褒曼:还记得巴黎吗?

亨弗莱·鲍嘉: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德国人是灰色的,而你是蓝色的。

于是乎,她们知道该给英格丽·褒曼的衣服画上蓝色,还有她的双眸,或许还有她背后的墙纸或是其他一些东西。亨弗莱·鲍嘉呢?他该穿成什么颜色?棕色?比起原始版本里他穿的那身灰色衣服,棕色看上去可能效果没那么好。或许他也可以穿蓝的。上色版《胜利之歌》里,詹姆斯·卡格尼就穿了一身的蓝,那是如天空般明亮的蓝色,谁都知道,乔治·M·科恩(《胜利之歌》男主角原型)生活中最爱穿的可能就是这种蓝色的服装了。

在涉及电影保护的领域里,没什么议题能比给黑白片上色更惹人生气的了。因为这议题涉及了人的品味,恕我直言,但凡能接受给黑白片上色这主意的人,品味都很糟糕。问题其实已经很清楚了,给黑白片上色就等于是在艺术上犯罪,那根本是大错特错;接受它或是反对它,这也就成了一道衡量品味的分水岭。如果你“喜欢”这种上了色的电影,那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否清楚我们为什么要拍电影,你是否清楚自己为何要看电影?

但这些问题都不在泰德·特纳的考虑范围内,他是《卡萨布兰卡》百分之百的拥有者,他买下了几百部老电影的版权,用的是股东们的钱。然后,为了追求股东利益的最大化,他视黑白片上色为己任,正如某些大公司为让股东们高兴也在用别的方式污染着我们的环境一样。

你根本就没法说服特纳,让他相信上色的做法是邪恶的——以后会有无数的年轻人,他们人生第一次观看《卡萨布兰卡》,看的就是上色的版本,这么做是在污染他们的想象空间。一部电影的“处女看”经历,每个人一生都只有一次。如果第一次看的就是上色版本,那你就再也无法完整体验到那部电影真正的原始冲击力了。特纳是不会理解这一点的。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刻骨铭心地体会着黑白摄影的完美,体会着它与类似《卡萨布兰卡》这样的故事如何相得益彰;显然,类似这样的经历他从来都没有过。在关于上色问题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人提出质疑,而特纳却回答说他打算“给《卡萨布兰卡》上色,就是要气气你们”。这话充分反映出他在这问题上究竟有过多少深思熟虑。

我丝毫不怀疑确实有人真诚地相信:通过上色能令影片得到“改进”,黑白片多少都有些缺憾。这些人是真诚的,但是他们看问题不够全面。他们没有仔细深究过自己在这问题上的评判标准究竟是什么;自己喜欢的那些东西,究竟出于什么原因而喜欢;某些电影之所以能触动他们,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看过很多黑白片。它们不让人喜欢吗?用黑白胶片拍看着会觉得不合适吗?它们是真的缺少了什么东西吗?好比说,真的就缺少了这么一件丑陋的“彩色”大衣,被随随便便地覆盖在原本的黑白灰色上吗?真的就缺少这种廉价的色彩装饰吗,就像是给尸体化的妆一样?

这里设计的是一些基本的美学概念。对我们来说,色彩会引起情感上的共鸣。红色代表激情,黄色象征希望,某几种绿色让人觉得病态,还有些绿色则让人联想到自然。调色板用得好,得到的彩色片会是个奇迹——尽管早期的特艺彩色片里,有许多如今看来显得滑稽,因为当初之所以用上那么多明亮的色彩,纯粹是出于电影公司为求收回成本的考虑。

而黑白电影呈现出的则是色彩的故意缺失。这令它们看上去不像彩色片那么逼真(因为这个真实的世界是彩色的),黑白配更有梦幻的感觉,更纯粹,纯粹由形状、样式、运动、光线和阴影构成。彩色电影只要打上光就行,而黑白片却一定要注意光线。有了色彩,随便怎么打光都行,色彩会帮助观众分辨形状,分辨前景与背景。但黑白片里,如果没有细心的光线和阴影设计,所有东西看上去就会是一团模糊。黑白片里的这种光影设计还能构成一种道德价值上的先后秩序。

例如希区柯克的《美人计》里,有场戏是英格丽·褒曼缓缓穿过门廊走向加里·格兰特,后者正在听录音里的证词,那能证明她并非纳粹间谍。这个镜头刚开始时,加里·格兰特觉得她是有罪的。中段时,他态度变得摇摆不定。结尾时,他认定她是清白的。对应的是,开始时我们看到的是背光中的英格丽·褒曼的剪影。随后她向前走来,身影变得半明半暗。最后,证词表明她的清白后,英格丽·褒曼整个人被完全照亮了。在这个镜头里,照明起到了道德审判的作用。倘若在这里加上色彩,根本就无法增添任何东西,反而还会带来让人迷惑的额外的情感信息,这种经典照明的纯粹感也将毁于一旦。

当然,绝大多数人看电影时不会有意识地用我看《美人计》里这场戏的这种方式,不过,它还是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中。几乎所有严肃黑白片里,不时都会有光线和阴影被投射在人物的面部和身体上,将他们融入一张视觉的复杂大网。《四海本色》里,理查德·韦德马克就像是一只过街老鼠,被一道道黑暗阴影围困。如果你给他的面部和服装上了颜色,就失去了明暗上的对比。因为阴影是纯粹的,而色彩不是,于是你得到的会是一种油画、水彩画的效果,看着令人心烦。

《卡萨布兰卡》里,通过对光线的运用,亨弗莱·鲍嘉饰演的角色逐步得到发展。开始时他看似是个愤世嫉俗的家伙,只关心自己夜总会的收入。当他多年后与英格丽·褒曼再次重逢时,他觉得对方背叛了自己,所以对她态度很差。随后他对英格丽·褒曼与保罗·亨瑞德饰演的那个抵抗组织英雄的婚姻有了更多了解,到影片结束前,他已经从愤世嫉俗转化为心存信念了。

人物身上的这种转变也在他身上的明暗变化中得到映衬。一开始,他身上的光要不打得很硬,要不就是靠着台灯或火柴,从下往上打,令他面部看着十分瘆人。此时,他的脸很少有被完全照亮的。相反,保罗·亨瑞德饰演的角色通常却被打光打得很好。至于英格丽·褒曼,当我们怀疑她的动机时,她的脸部就会有阴影,但随着我们越来越了解她,她的面孔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如果你一下子给他们脸上弄上各种颜色,增加的只是让人分心的色彩,减少的确是明暗间的对比。这会令影片变得单调沉闷,不再那么具有戏剧性。这么做的话,照明带来的戏剧性就都给弄没了。

某一个晚上,我再次重看另一部伟大的黑白电影:《生活多美好》。在弗兰克·卡普拉看来,这是他导过最好的电影;而在詹姆斯·史都华看来,这也是他演过最好的电影。为了反对给它上色,詹姆斯·史都华跑去华盛顿作证,身处病榻的弗兰克·卡普拉也发出恳请,千万不要将它上色。但因为影片版权已经失效,这部电影成了谁都可以触及的公版作品,于是一个令人作呕的上色版本最终还是走进了电视荧屏和录像带贩售店。

「电影黑白百度网盘」黑白电影资源

《生活多美好》黑白原版与上色版对比

这部电影里同样也有一个道德转变的过程。起初,詹姆斯·史都华饰演的角色是个阳光灿烂的年轻人,不停帮助他人,直至成为小镇上的道德典范。随后,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他陷入绝望。他失去了希望,内心痛苦;他站在桥上,想到了自杀。

詹姆斯·史都华,他的脸属于电影史上最坦率、最让人感觉信赖的面孔之一。影片一开始,这张脸被完全照亮,他美好的内心几乎像是要穿透肌肤,整个照亮银幕一般。之后,随着他开始变得绝望,弗兰克·卡普拉开始用阴影表现他,甚至可能还加了化妆效果,将他变得更暗,更显出内心饱受蹂躏的模样。当他站在桥上时,我们需要知道他的脸是粉红色的,他的衣服是棕色的,他的衬衫是天知道什么颜色的吗?

这里存在两种意见,一种积极点,一种消极点:

1、在电影世界里,黑白片的存在本就是一种合理的、美丽的艺术选择,它创造出的情感和效果是其他任何形式都没法做到的。

2、通过上色手段得出的并不是彩色电影,而只是对于黑白片的糟蹋,令人悲伤,叫人恶心。原本的明暗被摧毁了,原本的氛围被搞糟了,原本的人物气氛被任意更改,添上去的那层人造色彩,与披着合法外衣、恶意破坏文物的做法没什么区别。

反对给黑白片上色的斗争开展至今,已经取得一些小的成绩。国会最近刚通过《国家电影保护法》,没让特纳以及其他一些好莱坞巨头花费重金游说政府的行为得逞。根据这项法令,每年都会有一群专家选出历史上的二十五部电影做过“国宝”加以保护。任何人想给这些影片上色也好,做其他实质性的更改也好,都必须在影片中、音像制品上添加警示,声明这一做法并未得到电影创作者本人的允诺。这句警示能起到的作用,可能也就和香烟盒上添加的“吸烟有害健康”提醒一样了,但至少是向正确方向迈出了这一步。

国会说了,给黑白片上色的做法属于对艺术的亵渎,这话会影响到泰德·特纳吗?我相信肯定会,因为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有补充法令出台,彻底禁止上色做法。同时,这项法令的出台也是一次道德上的胜利。而对于你们来说,我亲爱的读者们,你们也完全可以来一同分享这次胜利:不要支持上色电影的播出、租片或销售。

附注:罗杰·伊伯特的文章最初发表于1988年10月30日,原名《<卡萨布兰卡>被上色了,但泰德请别再放了》(后半句取自于《卡萨布兰卡》里的经典台词),是针对当年11月在特纳有线电视网播出的上色版《卡萨布兰卡》而撰写的。

罗杰·伊伯特以及众多电影评论家、电影史学家、电影保护和修复专家所反对的,是针对于给完整黑白故事片的上色行为。彼得·杰克逊于2018年拍摄的《他们已不再变老》,是利用经过妥善保存与修复的新闻片素材、组合后重新创作的纪录片作品,两者并非一回事。

3、相关搜索:

黑白电影资源
黑白网盘资源
黑白 网盘
黑白未删减网盘
黑白小说网盘下载
黑白小说下载网盘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