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关于赌博的电影」日本赌博电影推介

37看看电影网

托尼和玛格特是生活在伦敦的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托尼放弃了网球专心陪伴妻子,玛格特向马克讲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她和丈夫托尼到乡下找朋友共度周末,就会被交到她丈夫手上。玛格特觉得赎金不多,丈夫托尼下班回到家中,托尼约了马克【明晚一起参加自己为美国网球手开的道别晚会。在车站偷了玛格特信件的——正是托尼。利用他杀掉自己的妻子玛格特,托尼知道斯旺在战时,所以她接电话之前不要动。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日本赌狗电影,NFT最黑暗一天,无数赌狗输光包皮钱
(3)相关搜索

2、日本关于赌博的电影,细思极恐,这个“杀妻骗保”的故事,结局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种态度 一种人生 一杯清茶 一壶老酒 一部电影 一个知己,文章原创,欢迎品影。

托尼和玛格特是生活在伦敦的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托尼是网球明星,时常出国比赛,无法陪伴在妻子身边,寂寞的玛格特有了外遇,出轨对象 —— 马克任职于纽约电视台,专门写犯罪题材作品。

半年前,托尼放弃了网球专心陪伴妻子,同时马克也从伦敦回到了纽约,在此之后,玛格特和托尼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还经常和马克一直保持书信往来。时隔半年,情人相见,你侬我侬后,玛格特向马克讲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马克这半年寄给她的信件,多数都是在她阅读之后焚毁,唯独留下一封对他们最有意义的信,而这封信居然被人偷了。

那天,她和丈夫托尼到乡下找朋友共度周末,在车站等车时,装着那封信的手提包不见了,两个星期后,她才在失误招领处找到自己的包,但那封信又不在里面。又一个星期后,她收到一个警告,想要拿回信,她必须把五十张一镑旧钞用包裹邮寄到一个地址,否则这封秘密的信,就会被交到她丈夫手上。玛格特觉得赎金不多,想破财消灾,于是照做了,可信没有如约归还。

两人正在商议如何面对这件事情,丈夫托尼下班回到家中,告诉二人【自己临时有事,不能一起去戏院看戏了,】两人离开前,托尼约了马克【明晚一起参加自己为美国网球手开的道别晚会。】二人离开后,托尼借买车之由,把自己的老校友—— 斯旺骗到了住处,原来,在车站偷了玛格特信件的—— 正是托尼。发现玛格特出轨的他,没有立即戳穿,他考虑到自己的经济状况,如果离开了,他就会变得非常窘迫,要想一个鱼和熊掌兼得的法子,惩戒自己出轨的妻子,同时还不能断了财路。

几个月前,玛格特和托尼立下了遗嘱,如果发生意外,财产都留给对方。玛格特的财产超过九万英镑(购买力和现在五千万人民币相当),如果自己动手,必然会引起怀疑,为了不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他需要一个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在同学会上,又一次见过斯旺后,他心生一计,利用他杀掉自己的妻子玛格特,托尼知道斯旺在战时,被军事法庭审判坐了一年牢,出狱后没有朋友接济,还伪造过好几个身份,刻意接近阔太的以谋取利益,托尼以斯旺的把柄为要挟,以摆脱他当下的窘境为利诱,迫使斯旺答应了托尼的要求。

托尼的计划是这样的:

“明晚,她那个美国男朋友哈利迪(马克),会和我去参加一个纯男性的派对,她会待在家里,很早上床,并且收听周六的戏院无线电转播,她在家总是这么做的。在查三分钟也就是十一点时,你从大门进屋,你会找到这个门的钥匙,在这楼梯的地摊下面,第五阶梯,就是那一阶。径直走到窗户这边来,躲在窗帘后面,十一点整时,我回到饭店电话亭,打电话给我老板,我会故意拨错号码,到这个电话,这些都是我要做的。”

“当电话铃响时,你会从她卧室门下看到灯光,当她把门打开时,灯光会照到这里,所以她接电话之前不要动,你制造的声音越小越好。等你完事之后,把话筒拿起来,轻轻地吹声口哨,然后挂掉,不管你做了什么,什么都别说,我听你吹口哨后,什么都不会说,我会挂上电话,这次拨对的号码。然后,我会像没事情一样和我的老板谈话,并且回到派对。”

“然后呢,说下去呢?”

“你会看到这放的行李箱,里面装着我和清洁工的衣服,打开它,把衣服倒在地上。然后,把烟盒和走向奖杯装进去,把箱子盖上,但是别锁,然后就把行李箱留在哪。”

这样,警方就会认为是盗贼,从窗户进来入室偷窃,被女主人撞破,情急之下杀人跑路。大约十二点,托尼就会带马克一起回来,一起发现她的尸体,这就是他的不在场证明。为了不让同行的马克起疑,他会把妻子的钥匙偷出来放到地毯下,回来时仍用自己的钥匙开门。

第二天晚上,前期的布局都按照计划有惊无险地过了关,可最关键的一环就出了意外。计划是这么安排的,可是在双方扭打的时候,玛格特在被勒住脖子时,恰好倒在桌子上,而不起眼的一把剪刀却救了她一命,而玛格特反杀了斯旺。

托尼却没放弃,他想到了另一条致妻子于死地的路,他把斯旺身上的钥匙,放回了妻子的包里,把那份能证明妻子婚外情的信件,放到斯旺的大衣上。自己则找到了作案围巾,扔到壁炉里销毁,把玛格特收纳盒里的一只丝袜替换到原来围巾的位置,另一只则藏在桌案上,并且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让调查发现。

第二天,警局探长过来调查案情,探长分析【案发那天,室外地面是湿的,斯旺如果从院子的窗户进来,他会在地毯上留下脚印,然而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的同时,鞋底还留有门口地毯上的纤维。这就说明,斯旺是在地毯上蹭干了鞋之后才进到屋子,由此确定斯旺不是从窗外进来的。】

托尼地看着探长提供的照片,透露出死者【是自己不太熟的大学校友,自己在六个月前和妻子去乡下的时候,在车站曾见过他。而那天,恰好是玛格特的包丢的时间节点,托尼此时给出了自己的猜测,斯旺偷了玛格特的包,复制了一把钥匙,他才能从大门进来。】但探长立即推翻了托尼的推论,因为死者身上没有发现任何钥匙。马克此时来到托尼家中,探长不知道托尼是否对妻子的婚外情知晓,便借口支开托尼,告知马克特和马克【那封婚外情的信被发现在斯旺的衣服里。】

恰巧,马克想起了什么,拿出了玛格特被勒索的匿名信,简单分析后,探长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推论【玛格特被斯旺勒索,她放斯旺到自己的家中,结果谈判破裂,玛格特杀了斯旺,用丝袜为伪造了自己脖子上的伤痕。】此时,托尼回来补刀,说【自己在电话中没有听到挣扎的声音,他向警方复述的,也都是玛格特所说的。】

【现在,有证据表明,斯旺勒索玛格特在先,斯旺又是从大门进来的,那么在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玛格特必须为她正当防卫的一面之辞,提供合理的解释。】托尼此时为了彰显对妻子的爱护,说【这些都是探长的推论,警察很有可能故意放置线索,确保能破案定罪,并为自己的妻子找了律师。】

可最终,玛格特还是拿不出任何证据,之前探长的推论在陪审团那里获得了认同。并且由于她出轨的不光彩事迹,使陪审团失去了同情心,更愿意相信她是一个有罪之人。玛格特被法官定罪 —— 死刑,这同时也几乎宣告了托尼的计划即将成功。行刑前一天,托尼从保险箱取回了当时允诺斯旺的佣金,马克来到托尼家中,认为托尼一定肯付出一切,来救玛格特的命。

马克不愧为犯罪题材作品的编剧,这段时间里,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用托尼谋杀未遂的罪名,换取玛格特的生命。我们先认为玛格特说的都是真的,然后向后推倒,婚外情信件不是斯旺偷的,而是托尼,托尼在看了这封信后勃然大怒,想要给马格特一个血的教训,并且继承她的遗产。】

【斯旺的确是从门进来的,但不是玛格特开的门。而是托尼安排,把钥匙留在了外面,目的就是要让他杀掉玛格特,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斯旺被玛格特反杀了。警察到来前,他把信息放到斯旺的尸体上,把丝袜故意放到桌垫下,这都是为了让玛格特被怀疑,如果这套说辞说服了警方,托尼只需要在监狱待上几年,却可以换取玛格特的生命,】

两人争论不休时,探长来访,马克躲到了卧室里。探长是为了三周前的劫案而来,一个商店的现金被劫匪抢走,而现金都是零散的一英镑。调查走访时,恰好发现托尼最近曾大把的花费现金 —— 零钱,托尼解释说【自己的这些零钱是赌狗所得。】探长又询问托尼【他付款时,多家工作人员留意到他随身携带着一个手提箱。】

托尼说【的确如此,但不巧,箱子被他不小心落在了出租车上,里面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想着下午再去警局报案。】而躲在卧室里的马克,发现了托尼的手提箱,觉得奇怪【托尼为何要向探长撒谎呢?】好奇心使他撬开了箱子,里面竟然装满了一英镑现金,马克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探长要离开时,马克拦下了探长,给他看了托尼并未丢失的手提箱,马克把自己的想法从头推演给了探长,探长指出最关键的一点【如果真如你所说,托尼把钥匙留给了斯旺,那斯旺在拿到钥匙开门之后,托尼又是怎么进屋呢?玛格特可是在法庭上确定说 “托尼是自己开门进屋的呀 ” !】

马克想了一会儿,说【托尼完全可以把钥匙放在外面,斯旺开门后再拔下来后,再拔下来放回原处即可。】在马克的逼问下,托尼给了他和探长一个这样的故事,【事发那天他回到家,看到玛格特在斯旺的衣服里翻找着什么,口中不停地说 “ 有属于有属于她的东西,但是找不到了 ” 而手提箱这笔钱是玛格特,本来要给斯旺的赎金,自己也没想到妻子会杀了斯旺,犹豫了很久之后,他还是决定帮助妻子隐瞒,所以才没有直接说出手提箱的存在。】

马克听了后,气愤地离开,探长把托尼支开,拿出一把和托尼家的钥匙,且很像的钥匙放进自己的大衣,再把两人的同款大衣互换。临走告诉托尼【赶紧把钱存起来,然后去警局取回属于玛格特的东西,】托尼去银行存钱,探长其实并未离开,他用换来的钥匙开门,开始按计划行事。

玛格特被典狱长放回家中,钥匙却打不开门,她被警员引导,从窗户进到家中,没有看到自己的丈夫,却看到了探长和马克。原来,为了调查托尼最近的异常花费和案件真相关联,探长曾在监狱拿走了玛格特的钥匙,但出乎意料地打不开门。探长让手下【赶在托尼到达警局之前,把装着钥匙的包送回警局,】托尼走到家门口发现拿错了大衣,回警局找探长准备换回大衣和钥匙。

警员借口探长出任务,并且让托尼拿回来玛格特装着钥匙的包,原来玛格特的钥匙其实还藏在地毯下面。【刚才托尼没用这把钥匙,是因为他不知道钥匙在哪,他仍认为钥匙在玛格特的包里。托尼以为斯旺开门后,把钥匙放进了兜里,而事实上确实像马克的构想。门开了以后,斯旺把钥匙放回了原位,托尼从斯旺身体摸出来,并放回玛格特包里的钥匙,其实是斯旺家的。】

探长还要确定 【这个把钥匙放在门外的做法,有没有可能是夫妻二人共有的习惯?现在事实证明,玛格特不会这样做,那么验证整个推断,最后一环就是托尼知道这个钥匙所放置的位置。当托尼使用皮包里那把钥匙打不开门时,他会树立自己的思路,想起马克的推测后,自然回来摸毯下的钥匙,如果这道门开了的话,就证明了一切。】

“他在干嘛?”

“他在想那把钥匙为什么开不了门?他王后面入口去了,他又停下了,他在梳理自己的思路,他要回想起来,他是什么时候把钥匙放回去的,他现在放弃了,恐怕这次我们没办法了,他往街那边走了。”

“等等他又停下来了,他转过身来了,他在盯着那把钥匙看,当然嘛,那是斯旺的钥匙,现在他想明白了,他很快的往回走,他想起来了。”

探长一步步地解说托尼的动作与思考,看着托尼记起备用钥匙的放置处,托尼在探长、马克和玛格特的见证下打开了门,一切不言而喻,真凶找到了。《电话谋杀案》是由阿弗雷德 · 希区柯克导演,格蕾斯 · 凯利、雷 · 米兰德,罗伯特 · 卡明斯主演,根据编剧弗雷德里克 · 诺特的舞台剧改编,于1954年上映的悬疑电影。

悬疑电影一般通过未知的情节发展变化,或者无法看清的结局真相,营造焦虑和紧张氛围,吸引观众注意力。并不停地引发后续思考的一种电影类型,比如经典电影《禁闭岛》》《控方证人》,国产佳作《爆裂无声》,比较火热的《网络迷踪》等等。这些电影往往都是中后半程发力,给人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电话谋杀案》则是一部特别的影片,它直接让观众看到了整个犯罪事件的真相,人物背后的故事,做每件事的动机,事态怎样演变,意外如何发生,这些都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观众面前。然而这样做,不仅没有使影片丧失悬念,还极大调动了观众的观看积极性,将观众对后续情节的期待最大化,使情节急剧张力。正如希区柯克在影片《阴谋破坏》中所说 “爆炸并不可怕,等待爆炸才真正可怕。”

人是极其复杂的,三人谈论侦探小说时,玛格特问马克【你相信会有一个完美的谋杀案吗?】马克说【当然相信,不过那只是智商谈兵,我可能会比其他人计划得更好,不过我怀疑自己是否能把计划付诸实施。】托尼问到【为什么不能呢?】马克回答说【因为故事是按照作者想的发展,生活就不是了。】

人,便是谋杀案中最大的变量,在这部影片中,斯旺有偷盗行为,出狱后,也没有安分守己,最后被托尼利用,最后还被反杀;探长两次偷走男女主角的钥匙私自办案,但是也正因如此,才最终破案;马克是破坏家庭者,还想让托尼编故事,赎回自己的情妇,同样发现了事情的线索和真相;女主角玛格特红杏出墙,险些被杀,一直被丈夫设套利用;托尼用心险恶为钱杀妻,最后会被法律制裁,但是也是被绿在先。

「日本关于赌博的电影」日本赌博电影推介

人的矛盾所在,始终不是非黑即白的判断题,这部电影中最出彩的地方是人物的对话,这仰仗于编剧的舞台剧原作,也可能正是因为过于忠实原作,希区柯克本人在接受采访时,极力淡化这部电影的质量。从影片几乎没有正反打镜头,都是把观众放置在和演员相对的另一侧,就能看出电影浓厚的舞台剧风格,就表示整个故事发展脉络,和悬念铺设基本都是由人物对话完成的。

影片中的关键细节,也都隐含在对话当中,希区柯克认为【刻意的、拙劣的惊悚,以及哥特式的环境场,不过是悬念的外援物,衍生物、甚至是附带品。】在恐怖的外壳下,对社会伦理,善与恶,无辜与有罪,惩罚与救赎等主题的思考,才是悬疑电影的精神内核,当惊悚渐渐消退,让观众反思那些本已清晰的道德观念与社会法则,或许才是希区柯克的真正目的。

单纯看玛格特被杀未遂,她遭受的不公正的迫害,本应使观众产生怜悯之情,但是观众在叹息她的悲惨遭遇时,又不能给予她完整的同情。玛格特是婚姻中的出轨者,是破坏普世道德撕毁契约的人,就像她被宣判死刑时,陪审团做出的决定。当观众给予她正常道德观下应有的同情时,却又不免陷入另一种道德困境,也就无法给予全部的同情。

当然,格蕾丝 · 凯莉贡献的表演也让人物更加饱满,她是如此美丽而端庄,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正符合本片中的角色形象,她本人的私生活也契合极了的人物设定。外表冷艳内心火热,看似柔弱易受伤害,却也坚强从容镇静。这都在视听上使电影情节更有说服力。格蕾丝· 凯莉是第一次参演希区柯克的电影,凭借这部作品,她获得了美国本土的两个最佳女主角奖项和英国一个重要奖项的提名。

男主角托尼的确想要杀妻,但是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是被出轨者,是这段婚姻关系中的受害者。我们很容易对那些受到比自己的过失,更严重的惩罚的无辜者。表现出同情以及不公正心里,这是我们对于自身的辩解,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和托尼一样,也是怀着些许侥幸心理生活的普通人,也是这个看似稳定的社会秩序下的牺牲者。

我们开始与这个同是受害者和作恶者 —— 托尼的共谋,为他最终打开了门,感到惋惜,甚至希望他再谨慎一些就好了。希区柯克的电影中,大量使用这种心理,带给我们颠覆性的道德眩晕,雷 · 米兰德已成功把托尼的狡猾、冷静、自信都表现得游刃有余,个人认为比格雷斯 · 凯莉的表演更加成熟和令人印象深刻。

《电话谋杀案》采用的是最传统的线性叙事,整个故事阶级分明、情节完整,环环相扣,逻辑性极强。再加上从制造指纹到擦指纹等等大量的细节,整部影片几乎没有漏洞,甚至网上流传,很多穿帮镜头都也都是牵强附会的。再和希区柯克导演的其他知名作品相比,我个人认为这就是他最接近完美的悬疑电影。

希区柯克在这部电影中,非常注重取景和角度的选择,这种选择由于摄像机镜头的注视而变得富有寓意。比如托尼有条不紊地和斯旺说自己的家事时,用的就是正常的中景,等到托尼奖说自己的阴谋时,就变成了仰拍,并推进了镜头,紧接着托尼给斯旺彩排如何动手时,给我一种在剧院二楼看戏般的错觉,每个步骤,细节,运动轨迹,都尽收眼底。

几近结尾,探长展示仍然在地毯下的钥匙时,由中景推到特写,导演并不想让我们慢慢的发现细节,而几乎是强迫式的,把最关键的道具甩在我们脸上。除了剧组和摄影,我们看一部影片最直观的就是场面调度了,《电话谋杀案》中最明显的就是电话这个道具的运用。电话具有隔空控制他人移动的作用,托尼一方面以电话铃声为杀人暗号,另一方面,引导妻子走向死亡的边缘,而后自己在另一端也只能听到声音。

这些都使这种日常的行为充满了不确定的紧张感,钥匙有着与门锁一一对应的属性,提现了一种确定性,也是这部影片中起决定作用的一环。我们可以回顾,电影在托尼获得妻子钥匙的情节中设置了许多波澜。先是托尼费劲口舌,却无法使妻子自然地交出钥匙,而后又展示了托尼以要钱为由,在玛格特眼皮子底下偷走钥匙,紧接着就是托尼在玛格特和马克的共同注视下,将钥匙藏在楼梯地毯下。

场景上,就像影片《致命ID》中,整个故事就主要发生在一个偏远破旧的汽车旅馆内,电影制作者利用暴雨和高速公路等元素,将房屋进行围合。回到《电话谋杀案》整个故事九成的镜头在托尼和玛格特两人的家中,一方面,单一的隔绝空间,会给人一种异色忧郁的不安感。营造出一种畏惧、恐慌的氛围,另一方面,就像条件越少的题,越难解一样。

也许就是人们为什么喜欢密室杀人案的原因之一,玛格特拿起剪子反杀斯旺的过程,两人在开始时获得的灯光是均匀的,但是转眼就有了强烈的明暗对比。玛格特的手臂要亮,剪子要亮,斯旺前扭曲的脸要亮,这都表明事情在急转直下,并且突出画面的中心。这段反杀戏,希区柯克拍了几次都不满意,就是因为剪子的光线不足,在电影中,灯光的强度,方向,质量,都会影响观众对人物、动作、主题和情绪的理解。

服装角度上,玛格特的外衣从红色、到朱红、到栗色,映射出她各个阶段境遇上的变化。交叉蒙太奇的手法是悬疑电影的圣杯。《电话谋杀案》中,因为托尼迟来的电话,已打算放弃的斯旺,正打开门准备离开时,电话铃声却突然想起,此时,镜头指在斯旺的身上稍作停留。便先回到卧室内已经就寝的玛格特,玛格特打开卧室门,走到客厅,在到电话跟前,整个过程我们能看到的是,门已经关了,斯旺不见了,他是重新躲藏好还是来不及回位而干脆一走了之,我们无法确定,悬疑由此产生。

这一些效果都来自于交叉蒙太奇的剪辑手法,开头马克从纽约来到伦敦的情节,用寥寥几组镜头、跳剪的手法,构建了悬疑的开篇。两次紧挨着的接吻,女主角的对象就不一样,这也是悬疑影片中常用的省略艺术,恰到好处的省略,并不损害影片的完整性,却使影片的叙事更加灵活,情节发展更令人期待。悬疑和恐怖题材的电影配乐,都要跟着情节发展,给出一个合适的情绪表达和烘托氛围。

3、相关搜索:

赌狗的电影
赌徒日本电影
日本打牌赌生命的电影
日本电影赌博
日本 赌片
日本关于赌博的电影
日本赌博电影推介
日本关于赌博方面的电影
日本一部赌博的电影
日本电影 赌博类的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