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风风火火」日本电影风火

37看看电影网

《青蛇》追光动画的《白蛇》系列,《青蛇劫起》称得上妙笔的情节是,痴人陷入执念,她挑选了俊美的老实人许仙“《青蛇》非常细腻地刻画出白蛇引诱许仙的过程,白蛇痴迷于色相。终究被困在色相之中,女人为情而生痴迷、怨毒和懦弱。男人却免除不了多情、见异思迁,许仙对白蛇动情:当他看到水珠湿身的白蛇。先开门的却是青蛇,许仙又怔住了。且比白蛇又多了些放浪和魅惑,白蛇变化出了大宅:总是难以从青蛇身上移开。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日本电影风火,只见情色,你还是没懂这经典
(3)相关搜索

2、日本电影风火,只见情色,你还是没懂这经典

时光撰稿人 | 小艮

在电影中寻找生活的更多可能。

之前真没想到《白蛇2:青蛇劫起》,又陷入两极化口碑。

喜欢的人,对其画风和场景赞不绝口。

不喜欢的人,直言设定与情节上充满堆砌感。

时光君的态度不变,依然力挺这部动画,除了它出色的工业成就,还因为,从中能看到一部经典港片的神采。

而两相对比,也能发现《青蛇劫起》距离经典的差距。

《青蛇》

追光动画的《白蛇》系列,一直都有徐克版《青蛇》的元素。

《白蛇:缘起》中的双蛇共浴。

《青蛇劫起》,海报直接来了个翻版。

这部影片对《青蛇》的致敬,当然不限于此。

归结下来两个字,就是:色相。

《青蛇劫起》称得上妙笔的情节是,蒙面少年一次次辅助小青逃出生天,关于他的身份,有两次反转。

第一次反转,他是牛头帮主的间谍,借助“面目”的法力,变成小白的样子。

第二次反转,暂不剧透。

小青因辨不清色相,不知身边人是谁,这是最内在的劫。

而蒙面人,没有缘由,从拯救至牺牲,这是最动人的缘。

徐克版《青蛇》,故事的根基正是“色相”。

色相,佛教指事物的形状外貌。《涅盘经·德王品四》有云:“﹝菩萨﹞示现一色,一切众生各各皆见种种色相。”

电影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不过,徐克在人物、情节做了相当大的改动,并放入很多的佛教概念。

下面,时光君根据影片中的人物,一一来聊。

人陷入执念,会进入“我执”的状态,这是痛苦的根源。

白蛇修炼千年,化成人形,她所痴迷的,是成为真正的人,而达成这一修为,就要尝试懂得“只有人才会有的情”。

于是,她挑选了俊美的老实人许仙。

情动,而劫生。

白蛇的情,源于色相,而许仙的欲望,同样如此。

《青蛇》非常细腻地刻画出白蛇引诱许仙的过程,氛围缥缈而梦幻。

两手同握雨伞。

让许仙来大宅子取伞。

再以烫伤为由完成肢体接触。

直至两人天雷勾动地火,颠鸾倒凤。

白蛇以为,守住眼前的男人,就通了人情。

为此,她却遭遇两场大劫——

一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昆仑山盗取灵芝草;二是,联手青蛇,挥洒出漫天大雨,水淹金山寺。

白蛇既痴也勇,可惜她一直处在混沌的状态。

在任何情势下,白蛇最为牵挂的,只是许仙的生死,而不顾青蛇安危。

她竟以为,许仙若死,修行成空。

白蛇痴迷于色相,终究被困在色相之中,而她心之所系的男人,不过是个凡夫俗子。

李碧华写《青蛇》,意在用清冽而锐利的笔触,剖开男欢女爱的残忍真相:

女人为情而生痴迷、怨毒和懦弱;男人却免除不了多情、见异思迁。

徐克的影版承继这个议题,许仙对白蛇动情,是因为贪恋色相。

当他看到水珠湿身的白蛇,即已沉沦。

有意思的是,在许仙去大宅还伞时,先开门的却是青蛇。

许仙又怔住了,因为青蛇也是风情万种,且比白蛇又多了些放浪和魅惑。

于是,李碧华曾写下这样的断语:“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地,相间地,点缀他荒芜的命运。”

白蛇变化出了大宅,与许仙寻欢作乐。

可许仙的目光,总是难以从青蛇身上移开。

而青蛇稍一诱惑,许仙便难以抵抗,或者根本就是欣然就范。

许仙有书生的儒雅,却也有男人的懦弱。

他对白蛇有两次背叛,一是从了青蛇的温柔乡,二是服了法海的金刚怒。

他落发为僧,被封了五阴和识觉,这是最无能的逃避。

许仙,迷恋财色,爱完一个又爱一个,是贪念。

他平生最有力量的呼喊,也出乎贪念。

而法海,强行带走许仙,想超度他,以为行的是正道,其实也是陷入了执念,懵然不知。

「电影风风火火」日本电影风火

徐克电影中的法海,刚直威严,一向傲慢:“贫僧原是镇江金山寺法海,生有慧根,替天行道。”

他嘴中常说的台词“哼!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大威天龙!”这些一度成了网络流行语。

但这段话也暴露出了他的脾性,易嗔怒。

见了妖邪便要收服,用的是法力,更是暴力。

比如,有一只蜘蛛,修行了两百余年,鹤发童颜,健步如飞,法海遇见就动法降服,全然不顾蜘蛛的陈情。

法海确实法力无边,他能识破妖魔鬼怪的本相,能识破白蛇用法术变出的宅邸。

但,“有慧根,会法力”也成了他迈不过去的关隘。

他同样执着于色相。

这才导致,法海过不了情欲这一关。

看到女人产子后,他怎么也忘不掉被雨水打湿的胴体,心性大乱,修行受阻。

出现在他意念中的野猴子,是什么?

大可以理解成“心猿意马”的实体。

而其“圆头细尾”的形状,甚至可以理解为精子,也就是说,法海在自渎。

不止这一处,白蛇盗灵芝草,让青蛇支开法海。

于是,便有了青蛇诱僧和水下双修的名场面。

注意蛇尾,是黑色的,这是法海的真身。

一场缠绵后,水中白气汩汩涌出,其寓意,不必再多说了吧。

但,一向自傲的法海,哪肯承认犯戒,他的反应,是强度更大的嗔与杀。

法海经历着比白蛇、许仙更大的劫。

他着迷于色相本身,看不清色相的实质。

杀气越浓,执念越重。

而每当法海犯了色戒与杀戒时,耸立着的佛像便会层层剥落。

说到底,影片里最大的劫难“水漫金山”,其实也是执着于普度众生的法海引起的。

自以为心有如来,实则杂念缠身。

纵观全片,真正收获了自在的,唯有青蛇。

白蛇修行一千年,青蛇只有五百年。

所以,白蛇在模仿人,而青蛇在模仿白蛇,还时常走样,虽是人身,却难以摆脱蛇的形态。

青蛇最初也是混沌的,她妖性还是很强,克服不了吃老鼠、蚊虫的本性,敌不过瞎眼道士的阵法。

“贪、嗔、痴”三毒,她每个都犯了。

她唯一的坚持是,与姐姐共同修行了五百年,理应延续下去。

青蛇最大的特性是质疑,对学习人这件事,青蛇常有微词。

但抱怨的话里,也有勘破色相的禅机。

姐姐的痴情、许仙的虚伪、法海的强横,于她而言,都荒唐不经。

青蛇用最直接粗暴的方式,戳穿了色相背后的虚假。

但此刻,她依然没有开悟。

她还不懂得更深的情绪,比如哭。

青蛇领悟禅机,只在一瞬。

她陪着姐姐施展法术,漫天大水,可白蛇心里,只有许仙。

青蛇此时第一次有了伤心的情绪,哀莫大于心死。

你老说人间有情

难道妖就无情?

你有没有当我是人一样想过我?

青蛇被弃,是劫;

由此也生发了清澈的情,是缘。

而当她穿行金山寺找到了落发的许仙后,顿悟白蛇的一片痴情,如今徒剩一片荒芜。

不自觉间,青蛇落泪了,泪水中,有愤恨、绝望,又有喜悦……

青蛇明白了,“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所以,当自以为法力无边的法海向青蛇发出致命一击时,她不再抵抗,而是用一种悲悯的方式,从容地卸了他心中的魔障。

之后法海对青蛇的称呼,也从“蛇精”变成了“小青”。

这是何意?法海离爱近了,离嗔远了。

想来荒诞,一个自以为得道的高僧,竟被所擒之妖物点化。

青蛇厌倦不懂人情的人世,绝尘而去。

进入修行者“远离一切诸相、无所住”的大境界,种种执念因此化解。

最后,时光君还想聊聊《青蛇劫起》的不足之处。

作为国漫,它已算优秀,但对比它想致敬的《青蛇》,到底差在呢?

就说核心,“劫”。

《青蛇劫起》,花了很大的篇幅构建修罗城,布施风火水气四劫轮回。

可这些,终究只是环境上的,使得影片看起来更像是升级打怪的爽片,并非“渡劫”。

《青蛇》里的劫,在人物各自的内心里,在人物之间的互动中,更日常,更内在,也更丰富。

另一方面,《青蛇劫起》中的人物相对扁平。

比如,青蛇是怎么击败心魔的?就靠在虚空之境里与法海的循环打斗,这是爽文才有的处理。

不如《青蛇》里的种种因缘际会,处处佛理禅机。

所以,在时光君看来,《青蛇劫起》在国漫层面的进步,值得鼓励,而动画人要想做出经典,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END-

皮克斯一出手,新片3秒美哭

30年过去,它仍是华语最佳青春片

3、相关搜索:

电影风风火火
韩国电影风风火火风
风林火山日本电影国语
风暴日本电影
日式和风电影
日系风电影
一个日本电影叫火火
起风了 日本电影
日本和风恐怖电影
火的日本电影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