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背着丈夫」日本电影背着丈夫打工的女人

37看看电影网

一种态度一种人生一杯清茶一壶老酒一部电影一个知己,很多男人都渴望得到红玫瑰的缠绵,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是男人极度想拥有的,其中道尽了古今男人心中多少隐秘心思,惹尽风流债终归是徒留一地鸡毛。有一个名叫玫瑰的的天真且放浪的女人曾经向他献身,世洪还怀疑他跟上一任租客孙先生有暧昧关系,一个成熟风情的女人从浴室里走出来,怎么自己总是能碰上这样的女人。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日本电影背着丈夫,《红玫瑰与白玫瑰》:无法满足的男人,只能放纵欲望成瘾
(3)相关搜索

2、日本电影背着丈夫,《红玫瑰与白玫瑰》:无法满足的男人,只能放纵欲望成瘾

一种态度 一种人生 一杯清茶 一壶老酒 一部电影 一个知己,文章原创,欢迎品影。

普通人向来把节烈分开讲的,用著名作家张爱玲的话说:一个是圣洁的妻子,所谓白玫瑰;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所谓红玫瑰。

红玫瑰的炽热,娇艳,是男人垂涎三尺的,很多男人都渴望得到红玫瑰的缠绵,但却不想娶红玫瑰为妻。可是红玫瑰的终极花语是: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

白玫瑰的圣洁,纯净,是男人极度想拥有的,很多人虽然瞧不上白开水一般无味的白玫瑰,但却愿意娶回家。白玫瑰的花语虽然是:圣洁的爱情,但另一个意思是:我足以与你匹配。

张爱玲小说改编的又一经典佳作,蔓延多个世纪的红白玫瑰之争,其中道尽了古今男人心中多少隐秘心思,多情亦或者绝情,惹尽风流债终归是 徒留一地鸡毛。

在国外读书的朋友们,没有一个不知道振保是一个柳下惠,在他读书的时期,有一个名叫玫瑰的的天真且放浪的女人曾经向他献身,却遭到了他的拒绝。从此他的好名声就传出去了,而实际上,振保也经常以此为荣,每当遇到类似诱惑的时候,他都会提醒自己。那一次都能忍,如今便不行了么?

在寻常男子的一生中,至少有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便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依然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的,那么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朱砂痣。

然而在振保眼里,全然不是那样,他自以为自己是受过新式教育的思想进步的青年,因此, 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理智且正确的。而事实上,在所有人眼中,振保当真便是最正经、最无可挑剔的那一种人。对亲友,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尽心尽力,对于工作,也没有一个人像他那般上进。

他每天都兴兴头头的,因此,在外面博得了一个极好的名声,振保有一个弟弟,名字叫笃宝,从乡下来城市里读书考试。因此,需要租一个房子,振保找到自己的好友王世洪,世洪一口答应了下来,而他肯让振保他们住下来,其实此中还另有一番内情。

因为自己的妻子王娇蕊妩媚多情,世洪还怀疑他跟上一任租客孙先生有暧昧关系,而最近他因工作原因,要去新加坡出差,因此不大放心。而振保在朋友们中名声极好,有他住在家里,他便不怕娇蕊在他之后,再与其他男人纠缠在一起。

振保初来世洪家里,便只听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从走廊那处传来,一个成熟风情的女人从浴室里走出来,头上还沾着着泡沫。女人的声音如鸟儿一般叽叽喳喳,纯然一副天然模样他心中暗忖,怎么自己总是能碰上这样的女人,一看见娇蕊,振保便觉得,好像是从前的那个玫瑰,又在娇蕊的体内借尸还魂了似的。娇蕊跟振保握手,滑溜溜的泡沫粘在他的手上,令他不忍心拂去。

刚刚沐浴之后的清香,洗手池里掉落的几缕头发,就像一个暧昧的桃色信号,冲击着他的内心。洗漱之后,便到了晚饭的时间。餐桌上,娇蕊娇憨妩媚的姿态,令振保颇为心动,频频与之搭话。娇蕊怕胖,但又管不住自己,世洪笑她脸上的肉多,娇蕊却说那是她去年吃的羊肉,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娇蕊跟玫瑰一样,也是华侨,比起旧时代的父女,思想行为上都更加开放,而知道了娇蕊的生平经历之后,在振保的眼中,他们甚至就像是同一个人。世洪出远门了,没过几日,振保在大厅里偶然间听到了娇蕊与语气暧昧地跟一个男人通着话。她说【下午要专门等一个男性朋友,叫对方不要来了。】

振保驻足听了一会儿,正打算走开,娇蕊却叫他要请他喝茶,两人坐在桌子上,气氛暧昧且 尴尬。看见娇蕊吃盖乳,振保随口提起吃甜食容易发胖,娇蕊却顾左右而言它,说自己最爱犯法。说着,还让振保在她的面包上涂上一点酱,娇蕊则笑嘻嘻地看着振保。

当振保不经意地提起下午的客人,对方却假作一脸迷茫,说【并没有什么客人】,振保便知道,娇蕊这是专门在等他了。思索半天,他想出一个缘故来,他猜测,因为娇蕊跟之前的租客孙先生有暧昧,趁着世洪不在,她便想着和情人在房子里幽会。如果她将自己也钓上了钩,那么自己总不会在世洪面前告状吧。

然而振保觉得娇蕊想得太多,夫妻之间的事情,便是极其亲热的朋友手足,他也绝不肯插手,因为这一层缘故振保对娇蕊起了戒心。不一会儿,电话那头的徐先生来了,娇蕊连忙使眼色叫吴妈找借口轰走。

男人走了之后,娇蕊便开玩笑,说【自己的心是一栋公寓房子】,振保并暗示道【自己住不惯公寓房子,他要住单栋的】。两人说着平淡的言语,私底下却暗潮涌动,你来我往,眼神交汇间便如真刀真枪地杀了几个来回。振保当着娇蕊面的时候,摆出一副潇洒且自信从容的姿态,然而,回到自己的房间却辗转反侧,她那极具诱惑的身体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振保摇摆不定,在心中反复想着,【就算跟她有一段时间又如何呢,反正她有那么多男人,也不在乎多他一个】。心中这样想着,倒是渐渐地将自己说服了,自觉无碍,倒头大睡,振保打定了主意,便找了个由头,让笃保搬去学校宿舍,自己伺机下手。

娇蕊不愧是耍惯了的人,自从那次,没将振保吊上,这几天变老是不见踪影,不知道又跟哪个情人厮混去了。趁着佣人不在的时候,振保终于找到机会跟她搭话。然而娇蕊却因为他的不上道,则对他十分冷淡,振保心里最急却也无计可施。

这天,他外出应酬回来,带着醉酒的微醺,娇蕊正在黄昏影里弹琴,振保酒意上头,来到钢琴前,有一搭没一搭地翻动着五线谱,直勾勾的盯着她。情难自制,振保偷偷亲了一下她的侧脸,而娇蕊不闪不避,极其俗稔地跟他挑起了情。两人就像饴糖似的,两股扭成一股,拆也拆不开。

自此之后,两人肆意亲热越发不避忌,就连吴妈也连叹冤孽,想是这种不止发生过一次的缘故。面对娇蕊热情似火的爱意,振保的心中还有许多顾忌,然而,娇蕊却像是个爱玩火的孩子,不止丝毫不惧怕,反而巴不得嚷嚷出来,让全天下都知道。就是这一点让振保既爱又恨。

娇蕊每天都看着振保出门上班,倒像是送丈夫出门的妻子一般,有一天,娇蕊告诉他,他要的那所房子已经盖好了。她还问振保【什么时候向世洪坦白他俩的事情?】振保慌了,他只是想玩,没抢到娇蕊却认真起来,恍惚中,他想起了玫瑰在车里对他的极尽挽留,只敷衍地说迟几日再想办法,然而心中已经打定了悄悄撤离的念头,不过,娇蕊却一头扎进了爱情的漩涡,出不来了。

“我给他去了航空信。”

“你在信上说了什么?”

“我要他给我自由!”

“”

“ 振保!别跑!”

““振保!别跑!!! ”

振保慌了,走在马路上心神不宁,恍惚中以为所有的人,都在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他。一不小心,振保被车撞了,住进了医院里。振保的妈妈来了,她大概熟知儿子的事情,于是假意叫娇蕊劝劝振保,实际上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不要毁了振保的大好前程。娇蕊还想挽留,痴心的女人以为振保被她迷住了,然而她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

在振保的眼里。他不过就是犯了个错误,他觉得自己跟娇蕊的这种关系是不应该的,从头到到尾地不应该。如今事发,振保只希望娇蕊能够再次写信告诉世洪,她是闹着玩的,这样也许还可以保住他的名声和前途。娇蕊这才知振保的无情,于是收了眼泪,转身离去。

而振保却想起了多年前自己拒绝玫瑰的一幕,普通人的人生,拼尽全力无非也就是桃花扇,一头撞上去,用零星血迹勾勒出一枝妖冶的桃花。而振保的扇子无论何时都是雪白的。笔干墨饱,只等他下笔,离开了娇蕊的振保,又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好人。不久,他就搬出了王家,在媒人的介绍一下,认识了一个性子沉静的旧式传统女人烟鹂。烟鹂是属于那种寡淡如水的女人,没有接受过新式教育,也不懂文学政治,唯一的好处就是沉静踏实。

跟振保一样,烟鹂也是众人公认的好人,一个身家清白的好人娶了另一个好人,这段婚姻无论在谁的眼里都是天作之合,都是可以作为道德上的模仿存在的。他们不负众望地结婚了,振保也十分满意这段婚姻,因为烟鹂的老实令人放心,她不像娇蕊,附于攻击力,魅惑得就像一团掌控不了的火。无论如何,娶了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看,都是稳妥的,划算的,就好比是振保的光明坦途中。一朵添彩的鲜花,或者,是是他的道德更为美满的镶金的花边。

只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的日子却全然不是外人想的那个样子,烟鹂有许多坏习惯,他喜欢将手绢洗干净,然后一张一张地贴在厕所的瓷砖上。因为自己肠胃不好,于是便持着自己的病扭捏作势,她显得小气,而且庸俗,说话就像是古井传来的回声,啰嗦又重复。

最令振保感觉无趣的是,她对于床事的冷淡,振保觉得自己好像踏进了婚姻的坟墓,然而在外人的眼里,那还是一段完美的婚姻。又过了几年,烟鹂为振保生下一个孩子,两人却越发无话,关系降到了冰点。振保尤为深刻的便是烟鹂的温声细语,无论何时都是淡淡的样子,就像是一具行走的通人气儿的尸体。

这天,振保的弟弟笃保上门了,此时的他已然看不出过去青涩的样子。来到这繁华的城市,他终究还是学了坏。这次上门他是为了找哥哥拿钱,言谈之中,他提起自己又看见王世洪的太太娇蕊了。不过如今,她已经是另一个人的太太,而且老了,老得俗艳。而振保却觉得,哪怕老了呢,那也是活着的,他甚至在镜子中不断地练习,再次看见她的场景。

这天,振保出门,半途中下起了雨,他想着回去拿伞,却不小心撞见妻子烟鹂和裁缝鬼鬼祟祟的样子。看到这个情况,振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怎么会是他呢?一个裁缝,想到这个,振保便觉得荒唐,烟鹂怎么会看得上这样一个男的?不仅难看,还有一点驼背。

这次之后,振保也开始在外面公开玩女人,而且逐渐到了隐瞒不住的程度,而烟鹂又是替自己的丈夫解释加辩解,又是不停地向周围人倾吐生活的心酸,她活成了旁人眼中的怨妇。然而,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承认振保的变化跟 自己有关系。振保和烟鹂的婚姻,就像是一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了恼人的虱子,振保的脾气也一日三更胜一日地渐渐大了起来,经常把家里搅得天翻地覆。

他想不明白,当初是出于理性的判断,两个女人之中,他选择了烟鹂,然而却依旧将日子过成了这般凄凉破败的模样。如今虽然内里苦,但面上的光还是得要的,在弟弟的婚礼上,他依旧说着最光明正大、冠冕堂皇的好话,仿佛他内心当真便是如此想的似的。

某天,在列车上,振保偶然遇见了娇蕊,老了,老得多了,振保在心里不断地评估着娇蕊的魅力。就像一颗不太新鲜的果子,美依然是美的,不过已经不如当初那般摄人心魂,魅力一旦褪色,它的内里也渐渐地显露出来。

此时的娇蕊跟一般的女人没什么不一样的,即使,振保有诸多挑剔,他对她也是怀念的。两人谈论着分开之后的种种,窗外,冰凉的雨丝滴在玻璃上,雾似的朦胧,而娇蕊此时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没有多余的话可说。娇蕊便下车了,振保却留下了一滴眼泪,这场雨中的邂逅转瞬即逝,而这却不是他想要的。

想象中的再别重逢,一个是娇蕊哭泣着,回忆着他俩的从前,或许还有当年对他的埋怨,然而,什么都没有,倒是振保戚戚然地,失落了好久。不过到了第二天。振保他决定洗心革面,从此,他又变成了十足十的好人。

就像电影中振保生命的两个女人:情人娇蕊异国女子,带有异国浓烈的热情和开放,善于游走在男人之间,且把每个男人都征服的服服帖帖,这属于她独特的“技艺”,给男主的感觉,这样“具有婴孩的头脑和成熟妇人的美”是最具诱惑性的,即使控制欲再强的人,此刻也沦陷。也就是这样,如红玫瑰一般激情炽烈的女子,在爱上一个人时不遮不掩,勇敢坦然地告诉丈夫,她爱上了他的同学振保,并提出离婚。女子都是愿意为爱做出牺牲的人,即使丈夫的家境再优越,也未迟疑。

可是,说着情比金坚的耳语,在听到娇蕊把“偷情”之事全部告知丈夫时,那一刻振保是奔溃的,一想到奋力努力了多年的事业社会地位,顷刻间因为她说的“真相”,即将土崩瓦解,瞬间觉得世界都塌了。也许只有穷人孩子才能理解那种感受,如果家缠万贯,就不在乎是不是要放弃这些,即使放弃,再回首还可以拥有。但是如果是白手起家,那些流下的汗水时刻提醒着你,一旦放弃就功亏一篑。振保并不想用一个女子换取他所有的“江山”,所以,他从头至尾都没想过要娶她啊!

这就是为什么看到娇蕊有婴孩的头脑和成熟妇人的美,让他下定决心放心偷情,也许他也是爱她的吧,不然怎会在他听到她说:“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时潸然泪下?

然而,振保是自私且理智的,当他跟娇蕊说:“娇蕊,你要是爱我的话,就不能不替我着想。我不能叫我母亲伤心。她只能依靠我一个人,社会上是绝不肯原谅我的,你丈夫终究是我朋友。我们的爱是朋友的爱,以前是我错了,等他来了,你就说是同他闹着玩的,不过是哄他早点回来,他肯定相信!”

不管多深爱自己的女人,在听完这段话后都会颤抖,直至心死。

爱却懦弱的人,谁愿爱?很多年后再见,相互问好。在这一类的会晤里,如果必须有人哭泣,那应当是她。但却剧情翻转地看到他眼泪滔滔流下,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最后振保真的娶了一个家世清白,长相清白,身材,脾性清白的女子——烟鹂,这种女子在家长眼里通常很放心,如世人所愿,洁白的妻子,没有太复杂的人际关系,持家能力一般,不能很好的教育子女,且应酬时不敢把客带到家里,在他的羽翼下,依旧像个未盛开的白玫瑰,只是振保未曾预想:即使是圣洁的白莲花也会背着丈夫偷腥。

张爱玲的小说里,很少描绘超人的英雄,关于性格色彩的塑造,她一向崇尚桃红配柳绿,这种不太彻底的搭配,笔下的男男女女都是沾染了俗世凡尘的凡人。而这部剧则尤其因为 ——那一番红白玫瑰为切准的解析而成为经典,它很好地道出了男人的心态,而成为经典。其实世间很少有男人真正懂得爱情,他们对于红白玫瑰的挑剔心思,以及情势逆转的不同喜好,本质上来自于他们的贪婪以及肤浅。

而振保则是这一类男人中,尤其自以为是的那一个,他自恃接受过新式教育,因此在自己的内心中时时刻刻打着精细的算盘。他惯常为自己找借口,其实只是对自己的懦弱,以及对情欲的放纵,他跟娇蕊的这段感情,后者尤为真挚,而他却不甚懂。本质上是一个极端利己的人,一次又一次越过伦理和道德,事后,再妄图遮掩,享受了越轨的快乐,最后由希望粉饰太平假作无事发生。

他自以为能够跳脱出这一切,其实还是跟普通男人一样,掉进了红白玫瑰的爱情怪圈里,而红白玫瑰的本质,白月光、饭黏子、朱砂痣、蚊子血实际上都是男权语境下对女性的挑剔以及偏见。白有白的淡雅,红有红的娇俏,也许她们没这么完美,但是各自开放,红的哪怕化作溅血的桃花扇。那也是曾经轰轰烈烈地而白的若是难以忍受“床前白月光”要做出墙的红杏 ,也并不是不能理解,而振保的婚姻悲剧,在我看来并不值得同情!

这就是张爱玲小说里的经典: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渣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也许他娶了娇蕊会惦记,烟鹂这样纯白的女子,那样的烟鹂自然成为他遥不可及的梦;他娶了烟鹂却对娇蕊充满遗憾,那样的娇蕊自然也就成了他胸口的那根刺。

人性的弱点在红玫瑰和白玫瑰的转换间,暴露得淋漓尽致!

「日本电影背着丈夫」日本电影背着丈夫打工的女人

3、相关搜索:

日本电影背着丈夫打工的女人
日本电影媳妇的背影演员
背着丈夫日剧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