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张璇」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吻戏

37看看电影网

周家书寓老鸨周兰的三个女儿里,周兰虽然也有些做老鸨的小精明,也轮不到一个没什么钱的小商人洪善卿来做她,楼上也不见答应“我就回去了嚜“忽然大门口一阵嚷骂之声。成天成夜吵个没完“外面的相帮(也就是男仆)喊了一声。昨天晚上在保合楼席散后去了哪里,洪善卿散席之后就先回家去了,周双珠有点责怪地说,原来是周家书寓的相帮阿德保和他老婆、娘姨阿金在打架,成天成夜吵个没完,却去客堂里坐着哭。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不是不想嫁演员表,5位下嫁普通人的女明星!从海清到万茜,比起嫁豪门她们更幸福
(3)相关搜索

2、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张璇,恨嫁还是拼事业,洪善卿不愿意娶的女人,《海上花》周双珠1

周家书寓老鸨周兰的三个女儿里,大女儿二女儿都从良嫁人了;三女儿周双珠年纪渐长,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周兰虽然也有些做老鸨的小精明,但是耳根子软,没有大局观,好在周双珠性格温和淡定,又练达圆融,成了周家书寓主心骨,行政、人事、财务一把抓。

周双珠的相好是洪善卿,他跟周双珠性格很相似,他们的感情不温不火,属于平淡的普通相好,但是在书寓经营、业务发展等方面,又是非常默契的搭档。

电影里,刘嘉玲坐在那摇动火折子,神色有些忧郁,有些落寞,她轻轻吹口气,看着它红红的一点火光一亮一灭,那风韵非常动人。其实我觉得这是电影为了票房的美化,就像罗子富在电影里绝对不能是个胖子,因为,如果周双珠这样美,也轮不到一个没什么钱的小商人洪善卿来做她,她的心境也不会这样平和淡然。

我们慢慢来看书中周双珠的故事吧。

孩子放暑假了,要做饭还要辅导学习,不知道能不能保证日更,尽量。

1 二月十三 第三回,“议芳名小妹附招牌”周双玉初到周家书寓

善卿一面应一面走,由同安里穿出三马路至公阳里周双珠家,直走过客堂,只有一个相帮的喊声:“洪老爷来。”楼上也不见答应。善卿上去,静悄悄的;自己掀帘进房看时,竟没有一个人。善卿走向榻床坐下。随后周双珠从对过房里款步而来,手里还拿着一只水烟筒,见了善卿,微笑问道:“你昨天晚上从保合楼出来,到哪去了?”善卿道:“我就回去了嚜。”双珠道:“我只道你同朋友打茶围去,教娘姨她们等了好一会呢,你嚜倒回去了。”善卿笑说:“对不住。”

双珠也笑着,坐在榻床前杌子上,装好一口水烟给善卿吸。善卿伸手要接,双珠道:“不要(口娘),我装你吃,”把水烟筒凑到嘴边,善卿一口气吸了。忽然大门口一阵嚷骂之声,蜂拥至客堂里,劈劈拍拍打起架来。善卿失惊道:“干什么?”双珠道:“又是阿金他们。成天成夜吵个没完。阿德保也不好。”

二月十三这天,洪善卿去沈小红家找王莲生未果,走路到了自己的相好周双珠家,外面的相帮(也就是男仆)喊了一声,然而楼上没有声音。可能是都把洪善卿当成了自己人,而不是客人。

洪善卿对这儿很熟悉,上楼进房,不用谁招呼,就坐在榻床上。整个过程跟一个人回自己家差不多。然后周双珠才从“对过房间”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只水烟筒。她问洪善卿,昨天晚上在保合楼席散后去了哪里。

看过书的都知道,第二回洪善卿在保合楼请外甥赵朴斋及其同乡张小村等吃饭,吃完碰到了罗子富,又被罗子富拉去吃酒。在吃酒叫局成为惯例的情况下,洪善卿应该是叫了老相好周双珠的局,所以周双珠才有此一问。

洪善卿散席之后就先回家去了,周双珠有点责怪地说,昨天晚上以为他跟朋友打茶围去了,等会还会来自己这里过夜,还叫娘姨她们等了好一会,洪善卿觉得对不住,道了歉。

双珠给洪善卿装了水烟,装完之后没有递给他,而是撒了个娇,自己端着让洪善卿在她手上吸,可见他们的感情也蛮好。

突然大门口传来叫骂声,声音来到客堂,又变成了打架声。原来是周家书寓的相帮阿德保和他老婆、娘姨阿金在打架。

双珠道:“成天成夜吵个没完,也不管有没客人在这儿。”阿金道:“他拿我皮袄去当掉了,还要打我!”说着又哭了。双珠道:“还有什么可说的?你自己乖觉点也吃不着眼前亏啰。” 阿金没得说了,却去客堂里坐着哭。

听双珠这话,阿德保阿金夫妻俩经常在堂子里打架,有时甚至不顾有客人在,影响很不好,因此周双珠非常烦躁,训了阿金一句。阿金说阿德保把她的皮袄当掉了,还要打她。

接着阿德保提水铫子进房。双珠道:“你为什么打她哪?”阿德保笑道:“三先生有什么不知道的!”

阿德保话里有话是不是,他没有直接说这次打架的直接原因,而是在暗示夫妻矛盾的根本原因,而且这个原因双珠也是知道的。

双珠道:“她说你当掉了她皮袄,可有这事啊?”阿德保冷笑两声道:“三先生,你问她一声看,前天收来的会钱到哪去喽?我说,送阿大去学生意也要五六块洋钱哪,教她拿会钱来,她拿不出了呀,这才拿了件皮袄去当了四块半洋钱。想想可气死人!”双珠道:“会钱嚜也是她赚来的钱去合的会,你倒不许她用!”阿德保笑道:“三先生也蛮明白的哦。她真是用掉了倒罢了。你看她可有什么用项啊?丢到黄浦里也还听见点响声,她是一点点响声也没有嚜!” 双珠微笑不语。

但双珠也不说那个根本原因是什么,我们看后文会知道,阿金有一个姘头,陶云甫家的管家张寿。阿德保经常因为这个打阿金。这次是阿金把送儿子去做学徒的钱给了姘头,阿德保当掉了皮袄,又打了阿金一顿。但是如果双珠不装傻,那就不是调节今天这场仗的事了,是要闹离婚的程度。阿珠只好和稀泥,稳定了员工队伍再说。

阿德保冲了茶,又随手绞了把手巾,然后下去。善卿挨近双珠悄问道:“阿金有多少姘头啊?”双珠忙摇手道:“你不要去多嘴。你嚜算说着玩,给阿德保听见了要吵死了。”善卿道:“你还替她瞒什么。我也有点晓得了。”双珠大声道:“瞎说喽!坐下来,我跟你说句话。”

阿德保走了,洪善卿就问阿金有几个姘头。看后文,洪善卿八卦雷达挺灵敏的,谁嫖娼感染梅毒了,谁家清倌人开宝了他都知道。但是双珠不想跟他议论自家妓院的丑事,突然“大声”让他坐下,说有事跟他商量。

善卿仍退下归座。双珠道:“我妈有没跟你说起过什么?”善卿低头一想道:“可是要买个讨人?”双珠点头道:“说好了呀,五百块洋钱呢!”善卿道:“人可标致呢?”双珠道:“就快要来了。我是没看见。想必总比双宝标致点。”善卿道:“房间铺在哪儿?”双珠道:“就是对过房间。双宝嚜搬到下头去。”善卿叹道:“双宝心里是也巴不得要好,就吃亏了老实点,不会做生意。”双珠道:“我妈为了双宝也糟掉了多少钱。”善卿道:“你还是照应点她,劝劝你妈,看开点,譬如做好事。”

“我妈有没跟你说起过什么?”双珠这话没头没尾的,但是善卿低头一想,就猜到了是周家书寓要买讨人的事。

周家书寓里,周双珠年纪渐长,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周双宝人老实,不会巴结客人,生意不好。老鸨周兰一定十分焦虑,也跟洪善卿商量过买个讨人搞搞梯队建设,洪善卿俨然是这家的女婿了。这不周兰花了五百块洋钱买进了一个讨人。他们又说到,周双宝生意不好,周兰买了她,等于是赔钱。洪善卿让双珠劝劝周兰,对双宝好点,就当是积德行善了。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张璇」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吻戏

善卿道:“房间铺在哪儿?”双珠道:“就是对过房间。双宝嚜搬到下头去。”善卿叹道:“双宝心里是也巴不得要好,就吃亏了老实点,不会做生意。”双珠道:“我妈为了双宝也糟掉了多少钱。”善卿道:“你还是照应点她,劝劝你妈,看开点,譬如做好事。”

新的讨人来了,直接安排住在楼上,朱双珠的“对过房间”,而把双宝搬下去住条件最差的房间。朱家书寓是上海的老石库门房子,楼上房间比较安静,楼下临街,人来人往的比较嘈杂,私密性也不好。《海上花列传》里,客人来了,都是由娘姨下楼迎到倌人住的楼上。现在把双宝搬到楼下去,说明周兰对双宝已经完全放弃治疗,而对新讨人是寄予厚望的,这就埋下了双宝和新讨人矛盾的种子。

正说时,只听得一路大脚声音,直跑到客堂里,连说:“来了!来了!”善卿忙又向楼窗口去看,乃是大姐巧囡跑得喘吁吁的。善卿知道那新买的讨人来了,和双珠爬在窗槛上等候。只见双珠的亲生娘周兰亲自搀着一个清倌人进门,巧囡前走,径上楼来。

看看,寄托了全村人希望的新讨人即将登场,连妓院的大姐都非常兴奋,之前周兰一定没少跟“员工”念叨这朵小花儿。

周兰直拉到善卿面前,问道:“洪老爷,你看看,我们小先生好不好?”善卿故意上前去打个照面。巧囡教她叫洪老爷。她便含含糊糊叫了一声,却羞得别转脸去,彻耳通红。善卿见那一种风韵可怜可爱,正色说道:“出色了!恭喜,恭喜!发财!发财!”

很明显,这个女孩还没出过局,没有什么经验,被陌生男人这样细细打量,非常害羞。同时,她卖到堂子里,内心恐怕也是恐惧的,但她没有大哭大闹、寻死觅活,甚至表现得非常镇定,说明她的性格沉稳早熟,是个干大事的人。

这里并没有描写新讨人的相貌,只写她“风韵可怜可爱”。其实对于长三来说,相比五官的标志美观,整体的气质风韵更重要。长三客人喜欢的是倌人那种少女的娇羞,因此浸淫其中多年的洪善卿看过就断定她一定是个出色的倌人,能给老鸨做大生意。洪善卿赞叹不已,连连恭喜周兰,可见周兰这个讨人买对了。

周兰笑道:“谢谢你金口,只要她巴结点,也像了她们姊妹三个就好了。”口里说,手指着双珠。善卿回头向双珠一笑。双珠道:“姐姐是都嫁了人了好了,单剩我一个人,没谁来讨了去,要你养到老死的哦,有什么好啊?”周兰呵呵笑道:“你有洪老爷在这儿嚜。你嫁了洪老爷,比双福要加倍好呢。——洪老爷,是不是?” 善卿只是笑。

洪善卿连声赞叹后,周兰借机向新人提出了期望,说希望这个小讨人能向业务小能手学习,争取多做业绩,顺便也夸了自己的三个女儿。周双珠赌气一样地说,姐姐都嫁人了,就剩下我嫁不出去,你要养我一辈子,有什么好的。周兰接过周双珠的话茬,半开玩笑地说,让洪善卿娶了周双珠,还说那样的话,周双珠比姐姐周双福嫁的人家要好。其实,就从周兰说周双珠生意好这点来看,她说周双福嫁得好,也可能是夸口,给自己家女儿脸上贴金呗,如果周双福嫁的是达贵人,周兰一定会有没有姓地爆出来,她没说,可见周双福嫁的也不过是中等人家,肯定不是正房。

然而洪善卿是绝对不想娶周双珠的,他从农村来上海打拼,白手起家,好不容易有了一家小店,也没什么钱,他光顾妓院攀相好不是为了消费,而是为了找生意,为了赚钱。但是他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明面儿拒绝岂不是太伤人了?所以只是笑笑。

周兰又道:“洪老爷先替我们起个名字,等她会做生意了嚜,双珠就给你罢。”洪善卿道:“名字叫周双玉,好不好?”双珠道:“可有什么好听点的呀?还是双什么双什么,多讨人厌!”周兰道:“双玉不错;把势里要名气响嚜好;叫了周双玉,上海滩上随便什么人,看见牌子就晓得是周双珠她们的妹子啰,总比新鲜名字好点的哦。”巧囡在旁大笑道:“倒有点像大先生的名字。周双福,周双玉,可是听着差不多?[3]”双珠笑道:“你嚜晓得什么!‘差不多!’——阳台上晾着的一块手帕子替我拿来!”

进了妓院嘛,都要取一个艺名,周兰看提到周双珠嫁给洪善卿的话题,洪善卿的态度不甚积极,基本是用沉默代替了拒绝,周兰就让洪善卿为新买的讨人起名字,是不甘心还是咋的,又开玩笑地说了一句,等她会做生意了,双珠给你了……洪善卿就为她起名周双玉,都是“双”字辈的。

一听“周双玉”这个名字,周双珠突然就来脾气了,她说,“双”什么“双”什么,让人讨厌,这是全书中她唯一的一次失态,为什么?我想导火索就是洪善卿暗示出来的不会娶她的态度。

张爱玲说,洪善卿之所以表示不会娶周双珠,大概也是因为知道周双珠未必属意自己。但是呢,即使周双珠不愿意嫁,仍然希望对方表示愿意娶,虚荣心谁都有,这个大家都能领会。而且她的娘明显在赶鸭子上架了,洪善卿表示不娶,还是让周双珠没有面子。

但是看到后文,周双玉策划殉情的故事,你就会明白,嫖客是不能轻易许诺娶相好的妓女的,洪善卿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他不可能落下这个口实。

正在周家母女为了双玉的名字争执不下的时候,大姐巧囡说,双玉这个名字蛮好,很像大先生双福的名字。看得我一头雾水,双玉双福哪里像了,看了张爱玲的注释才知道,在吴语里,玉和福是押韵的。于是这个名字就敲定了,从即日起,周家书寓外,就挂上了“周双玉”的牌子。

周双珠难得的发泄了下自己的不满,却很快意识到自己这么做失态了,尤其是当着客人的面,不能让她看出自己没嫁成他就失落了,要不自己岂不是很跌份。所以她很快一笑圆场,找个理由把巧囡打发走了。

巧囡去后,周兰挈过双玉,和她到对过房里去。善卿见天色晚将下来,也要走了。双珠道:“你忙什么(口娘)。”善卿道:“我要找个朋友去。”双珠起身,待送不送的,只嘱咐道:“你等会要回去嚜,先来一趟,不要忘记。”

周兰带着双玉去对面看房间了,洪善卿也要出去找人凑赵朴斋的酒席。周双珠虽然对他有点生气,但还是请他晚上回家之前再来一趟。

善卿答应出房……善卿至楼门口,隐隐听见亭子间有饮泣之声;从帘子缝里一张,也不是阿金,竟是周兰的讨人周双宝,淌眼抹泪,面壁而坐。善卿要安慰她,跨进亭子,搭讪问道:“一个人在做什么?”那周双宝见是善卿,忙起身陪笑,叫一声“洪老爷”,低头不语。善卿又问道:“是不是你要搬到下头去了?”双宝只点点头。善卿道:“下头房间倒比楼上要便当好些呢。”双宝手弄衣襟,仍是不语。善卿不好深谈,但道:“你有空还是到楼上来姐姐这儿多坐会,说说话,也不错。”双宝方微微答应。善卿乃退出下楼。双宝倒送至楼梯边而回。

洪善卿往下走的时候听到亭子间有人哭泣,一看是被发配到楼下的周双宝。洪善卿进去安慰了她一番。双宝很感激,一直送洪善卿到了楼梯边。

小结:这一回周双珠正式出场,围绕着周家书寓买进的讨人,周双珠与洪善卿的纠葛也展开了。那么,周双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洪善卿呢?这个问题取决于,第一,周双珠想从良嫁人,还是想继承老妈的衣钵,把周家书寓继承下去,虽然她刚才说了恨嫁的话,但是那是不是真心话呢?如果我倾向于是恨嫁的,因为姐姐都嫁人了就我没人要的话是她主动挑起的话题,她是多么成熟老道的人,如果不是十分恨嫁,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冒着被拒绝丢脸的危险说起这些。第二,周双珠有没有其他条件好人又靠谱的客人愿意娶她。

我们往后看好了。

3、相关搜索:

电视剧不是不想嫁演员表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图片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全部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介绍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姚刚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彩儿耳环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张璇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吻戏
不是不想嫁演员表关系
不是不想嫁演员介绍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