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影」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视剧

37看看电影网

葛优与之前来了一个大逆转。葛优与赵薇合作的《两只老虎》放出先导预告。相比海清大声呼吁给中年女性演员一口饭吃,葛存壮、葛优父子俩合作的貌似只有一部《父子婚事》正式上户口时,向母亲提起想尝试去当演员,葛优后来回忆说:把年轻姑娘‘等待’情人见面的戏生生弄成抓流氓了?葛存壮对17岁的葛优说:后来《甲方乙方》英达当将军的梦想里:正套用《南征北战》里张军长在车站失守后枪毙下属团长的段子”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葛优:从猪倌到影帝的逆袭
(3)相关搜索

2、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影,从猪倌到第一个A类国际影帝,62岁的他仍是中国电影喜剧之王

他有许多称谓:影帝、表演艺术家、喜剧演员等,但葛优给自己的定位只有两个字:“戏子”。

1991年,他创下“一年七部戏”的纪录;1992年也连拍《大撒把》等6部电影。

与冯小刚亲密无间合作十来年,他稳居国内演员第一人。

最近,葛优与之前来了一个大逆转,从《决战食神》到去年《断片之险途夺宝》,后者在豆瓣的评分创纪录达到27分!几乎没有人相信,以葛优的地位会陷入这样的尴尬。

今年,葛优与赵薇合作的《两只老虎》放出先导预告,葛优长出“头发”,端坐舞台,有板有眼唱着“两只老虎跑得快”,既让人忍俊不禁,也让人浮想联翩……

30多年来,人有起落,实属寻常。相比海清大声呼吁给中年女性演员一口饭吃,已过花甲的葛大爷,还能在一线活跃,实属不易。

01

子承父业,知青猪倌反派露头角

1976年,19岁的知青葛优到北京昌平县兴寿公社插队,被安排做猪食,清理猪圈,给猪接生,为猪治病……他和师傅一共养着56头猪,一干就是三年。

从小成长在北京电影厂的葛优,据说名字大有“典故”。

母亲施文心生他不容易,过了半岁才算放心,父亲葛存壮原本起的名字是“葛忧”:一来,着实让父母家人担忧了一阵;二来,希望长大可以像范仲淹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看齐,做一个有理想抱负、品德高尚的人。

与陈强、陈佩斯父子大不一样,葛存壮、葛优父子俩合作的貌似只有一部《父子婚事》

正式上户口时,这个名字给人第一印象总不大吉利,才改成了“葛优”。

1979年,葛优请假回家,得知全国艺术院校招生,向母亲提起想尝试去当演员,第一个报考的是北京电影学院,接着中央戏剧学院、中央实验话剧院,但一个都没考上。

中央实验话剧院复试时,一个女生表演小品《等待》,她“等”了一会儿,考官对葛优说:“你上去捂住她的眼睛。”他捂住了女生眼睛,女生就问:“谁呀?”葛优只呆呆使劲捂着,也不接话。

那女生随机应变,一把将葛优的手拿开:“你想干什么?流氓!”葛优一阵脸红尴尬。葛优后来回忆说:“当时太紧张了,把年轻姑娘‘等待’情人见面的戏生生弄成抓流氓了。”

葛优胆小是出名的,1974年,葛存壮在北影厂重拍彩色版《南征北战》。剧组休息时发放面包,葛存壮对17岁的葛优说:“小优,去帮忙拿一下面包。”他磨叽半天,就是不敢去。

葛优对当年这一幕记忆犹新,后来《甲方乙方》英达当将军的梦想里,葛优有“……我为元首立过功”等一大段台词,正套用《南征北战》里张军长在车站失守后枪毙下属团长的段子。

1988年,第五代导演米家山拍王朔的《顽主》,当时葛优只演过两个小配角,起初也只安排葛优担任配角。试镜过程中,米家山对葛优印象非常好,于是调整了角色。

葛优每一场戏都很认真,和马晓晴试戏,经常变换多种台词效果。王朔笔下“冷面热心”的小人物,被葛优演绎的生动活现。马晓晴一句:“热闹的马路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是对葛优“小市民”的形象恰到好处的调侃,《顽主》让他小有了名气。

葛优多次解释:“我一直是按照一个正常人的反应来表现而已。一个怂人,遇到打劫不得跪地求饶么?多正常的事,但是到银幕上就好笑了”。

当时向峨影厂领导上报拍《顽主》时,曾被质疑:这个片子到底要讲什么?

米家山后来回忆:“那个年代电影一定要讲主旋律,需要有正面人物,中心事件,主题思想、表达了一个道理给人什么启迪。”他的理由是拍一部接近法国新浪潮戈达尔的电影,让社会关注年轻人的生存状态,片中的种种行为反映了青年们的生活和思想。

多年以后,葛优宣传《私人订制》时曾简单回忆《顽主》:“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个特别重要的起点,因为这部电影我开始广泛地引起了观众们的注意。观众认得你了,这是一种被肯定的感觉。”

除了《顽主》,初入影视圈的几年里,葛优像是继承了老爷子葛存壮的戏路,基本以“反派”配角人物让人记住。

1988年,葛优第一次与张艺谋合作,在《代号美洲豹》中演一名劫机犯。随后,跟着滕文骥的《黄河谣》演土匪头子黑骨头,获得生平第一个表演奖项——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再后来,黄健中的《过年》,葛优演好色猥琐的程家大姐夫丁图,再得“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葛优表演总结有一套自己的独特功夫。尤其他的喜剧,处理一些重要台词段落总是调换着轻重音。葛优之所以“金句”特有魅力,窍门就在语言音调上,总让人觉得回味悠长。

不论塑造正面还是反面,他都尽量凸显“普通”“正常”的人性,角色一直都有一种油腔滑调,但却令人生喜的亲切感。

02

平民李冬宝,法国戛纳获影帝

90年代的电视上,一个火腿肠广告频繁播放:

冯巩:冬宝,想谁呢?

葛优:想葛玲啊。

冯巩:别想了,我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葛优,看了下,拿了下,吃了下。

若干分钟后

……

冯巩:还想葛玲吗?

葛优:葛玲是谁?

冯巩葛优:**火腿肠,省优,部优。。

冯巩:葛优

再次回味这段广告,仍会心一笑。葛优大红,正是通过李冬宝这一角色。

葛优拍完《围城》电视剧不久,冯小刚写了一个戏,向王朔建议一定要他参加。王朔带冯小刚来到葛优家里,很客气地留了几集剧本,希望葛优考虑一下李冬宝这个角色。

葛优看了以后就再也放不下,推掉之前考虑要接的一部戏,赶去香山的剧组,王朔拉来的导演就是刚拍完《渴望》红遍全国的赵宝刚。

这部《编辑部的故事》拍了5个月,1992年春节期间由北京电视台推出。

原本看来非常普通,没什么卖点的剧名,结果刮起一阵“人间指南”旋风,李冬宝和戈玲成了全国最有观众缘的经典CP,以至于此后模仿了诸多类似情景剧“旅行社的故事”“炊事班的故事”等等……时隔20年后,再由吕丽萍加盟推出《新编辑部故事》,可惜完全失去当年的韵味。

《编辑部的故事》之前,葛优还是人们口中“葛存壮的儿子”;这部剧播出后,葛存壮从此成了“葛优他老爷子”……

在李冬宝身上,葛优重归王朔、冯小刚的调侃贫嘴戏路,收获了金鹰奖最佳男主角;也在这一年,第五代导演夏钢的《大撒把》正是冯小刚编剧,与徐帆搭档,葛优的表演已经成熟,凭借该片拿下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桂冠。

1993年,葛优一举参演中国电影史上最重要的《霸王别姬》与《活着》两部标志性力作。尤其《活着》,被誉为他的演技扛鼎之作。

葛优扮演的男主角徐福贵,从旧社会的赌徒少爷到新中国成立后的普通百姓,角色跨度,性格特征,天壤之别。

他用“平常心”和依然有点“自我调侃”的戏剧层次,从骨子里演出“悲中有喜,苦中作乐”的中国百姓的无奈和心酸。后来,巩俐评价葛优:“像是有一种天生的黑色幽默”。这种幽默契合我们内心对于世俗琐事的乐观向往。

多数人可能不会相信,生性腼腆胆小的葛优一开始居然拒绝了张艺谋。

据说葛优看了《活着》剧本,非常喜欢,但认为自己不行,怕演不好。张艺谋认定葛优有这种气质,当然,葛优没让人失望,不但是自己的代表作,也是老谋子的代表作,甚至算中国电影史上有数的几部杰作之一。

张艺谋在拍戏时不止一次说:“福贵演得好,我很感动。”

对这部戏的表演,葛优强调一种真情实感。福贵发现女儿不能说话,葛优说:“我发现孩子哑巴了,在家里灶台上说,‘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因为那部戏老哭,所以我在灶台上的这段话是含着眼泪说的,没哭出来。你不能是只有泪水没动感情。我演这种戏是用真情实感的,当感情真的表达出来的时候,连说话的声音都不一样,是装不出来的。”

片中龙二烧毁福贵的祖屋,牛犇演的镇长感叹可惜了那些几百年的木头。福贵虽然震惊,很快就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们家的木头,是反革命的木头。”一段很正常、很朴实的对话,但葛优演绎出来,别有一番味道。

《活着》送到戛纳参评,张艺谋让葛优一起去法国,他有点犹豫,葛优害怕飞机也传得人尽皆知。据施文心回忆,正式颁奖时,葛优顺口冒了一句“该我得了”,没想到主持人就念了他的名字。葛优激动地认为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这一年他37岁。

1994年5月,葛优忍不住从法国打国际长途给北京家中的葛存壮:“爸,我得奖了,最佳男演员。”

90年代前期的一系列成功,一方面归结为他不断遇到像陈凯歌、张艺谋等一个个好导演;另一方面当时文艺氛围确实宽松,能够比较自由地塑造一批反映真实中国人精神状态的角色形象。

《活着》大获成功,许多外媒当时想多了解第一个获戛纳大奖的中国内地男演员。

先是《纽约时报》记者来北京要采访葛优,他到处躲。家人都很奇怪,葛优表示,“我又不去美国发展,为什么接受纽约人的采访?”家人和朋友冯小刚都说他目光短浅,他只是嘿嘿一乐,就是不同意。

美国记者更觉得葛优个性神秘,也没有轻易放弃,再三约他。葛优一再说没时间,最后抬出要给姥爷买地板革,硬把美国记者给推掉了。

葛优成名以后没有明星架子,恰恰希望保持和以前一样,简单、平凡。

有一次,昌平插队时的老乡和几个知青朋友约好要聚一聚。葛优正在拍戏,大家都以为他来不了。最后夜里快12点准备散了,葛优赶来了,大家相见甚欢,喝了个整夜。

《活着》之后,葛优遇到一个瓶颈期,状态一直不算好。《天生胆小》演派出所长是一个主要配角。之后,《上海人在东京》葛优联手陈道明也没能再造《围城》的辉煌。

1996-1997年,,葛优先后在《秦颂》《寇老西儿》中大胆尝试古装戏。

《秦颂》虽然水准不低,但高渐离在严肃中显得比较喜剧。既有作为艺术家对于君王的无力感,也有不愿服从的执拗,还有点神经质,最终高渐离的“刺秦”总有几分荒诞感觉,不是很有说服力。

1997年的电视剧《寇老西儿》,不但葛优自己不满意,播出后观众更不满意。

老爷子葛存壮直摇头:“人家寇准是堂堂的丞相,你演的这是什么呀?”后来遇到一位街坊老太太说:“优子啊,你可别拍古装戏了。”葛优点头说:“是是,不拍了,不拍了。”

葛优银幕上的成功依赖他的本色,这种本色也限制了葛优其他类型上的尝试。很多演员稍微名气大了就转型导演,很多人也问过葛优类似问题,他说,不要因为名气大了,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他甚至都不去想演戏能演到什么时候,“人这一辈子,很多事情都不由你自己定,不用考虑。像国外的演员到90多岁又演一戏还得了什么奖。有可能我到80岁也演了一特牛逼的戏,谁说不可以呢?”

03

贺岁之王,葛冯的“另一半”

1997年初,葛优与冯小刚在《编辑部的故事万事如意》再次合作,开始“贺岁之旅”,只不过是电视剧特别篇。

这次合作,冯小刚就有了想用电影专门针对“过年”档期的念头,他和葛优提起,葛优非常同意,刚好扭转前两年转型不顺利的局面。

从《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接连三部曲打开中国电影市场化的门路。从单纯的贺岁片再拓展到其他类型,先后搭档有刘蓓、徐帆、吴倩莲、关之琳、范冰冰、李冰冰等一系列不同韵味的女主角。

他们二人在中国市场打开一个媲美好莱坞暑期的黄金档,每到年终新春时节,葛优的贺岁片像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葛优对前几部贺岁片有过一个评价:“我最喜欢的是《甲方乙方》,因为它特别具备贺岁片的特点,很轻松,情节不是连贯的。剧中‘好梦一日游’公司要帮人实现梦想,我在一部片里扮演了很多角色,觉得挺过瘾。我最不喜欢的是《没完没了》,后来拍《大腕》,我觉得还不如《不见不散》。”

从《甲方乙方》定性贺岁片开始,对冯小刚而言,虽然打造喜剧,但经常流露一种中年情怀,每一年的时光流逝,偶尔会在欢乐之余流露一些中年式感伤,一直延续到《非诚勿扰》《私人订制》……

葛优很清楚这些“喜剧”的剧情,“你说《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是真的喜剧吗?里面的内容还挺严肃的。只是情节里面带着喜剧包袱。其实里面还有一种假正经的感觉。”

像《大腕》会调侃影视广告和房地产,《手机》调侃人们交流方式发生改变以后,对人性品德也起到催化……

葛优的表演在冯氏喜剧中直入化境,即使一句很普通简单的话,也可以带出复杂情绪,形成很独特的幽默效果。

《甲方乙方》:“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不见不散》:“这是爱情的力量!”

《天下无贼》:“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葛优说的,回味无穷。冯小刚评价,“葛优下的工夫一般人看不到,葛优爱磨戏。”像在片场,假如有休息,别人可能忙着聊天,玩手机,打电话,葛优只做一件事:闭目养神。

乍一看,葛大爷是腕儿,很会“享受”。一些人会以为是拍戏累睡着了,唯有合作十多年的冯小刚最清楚:“他这是在琢磨着呢。”

2008-2010年,葛优和舒淇在两部《非诚勿扰》里“谈恋爱”,但片中却少有亲密的剧情。葛优塑造一个“中年暖男”,犹如他现实的自己。

葛优妻子贺聪多年来充当他的“私人助理”,拍戏工作时,她能够陪伴照顾葛优;没有工作的时候反过来,由葛优照顾贺聪。

他们相识恋爱是在1985年,贺聪当时是小学美术老师,她的母亲也在全国总工会文工团,与葛优算是同事。经人介绍,在参观中国美术馆展览时相识,两年后结婚,那时葛优还只是一个配角小演员。

葛优没有因为大红大紫得意忘形,除了《手机》里演过“渣男”外,多数时候,葛优还是习惯演表里如一的好男人。

葛优用秦奋这个角色演绎了“现实”男人一种相对靠谱的标准:不是没有花花肠子,但留有基本的道德品质。

正因为葛优对电影有一些坚持的东西,所以这么多年葛优的公众形象一直很好。他第一次“拒绝”冯小刚就是《一声叹息》。片中主角梁亚洲,一个婚外出轨的影视圈男人,这个戏有很多冯小刚和徐帆的影子。

当时葛优想了很久,最后推掉了《一声叹息》,他觉得以自己和冯小刚的影响力,万一引起争议,担心会给大家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舆论压力。

葛冯二人,谁成就谁,很难道明。冯小刚的成功得益于葛优;葛优能够如此家喻户晓,人见人爱,也离不开冯小刚作品的传播,他们形成了一个互补的圆。

04

廉颇不老,花甲仍未定天命

21世纪初,葛优一直尝试拓宽戏路,冯小刚也表示全力支持,两个各自成就的友人,合作之余,也在各自寻找后半生的艺术路途。

葛优支持第六代导演何建军、路学长,有《蝴蝶的微笑》《卡拉是条狗》这些作品。之后《窒息》《气喘吁吁》挑战一些商业片,口碑却不好。

冯小刚的《集结号》《唐山大地震》,虽无法闯入国际,但国内却名利双收。

2010年前后,葛优接了陈凯歌、姜文的新戏,《赵氏孤儿》和《让子弹飞》。

《寇老西儿》《夜宴》接连失败,葛优其实不大想再接古装片了。自信心一贯爆棚的陈凯歌约葛优详谈,一口气聊了近两小时,大谈《左传》和《史记》,说服葛优点头表示:“这个角色,一定得演。”

这部戏对葛优最大突破是面上演活了程婴这个角色,但骨子里葛优呈现了一个“父亲”。

众所周知,葛优生活中没有孩子的,但陈凯歌说:“他的心里有孩子。”

葛优在剧组穿上古装,一开始还是紧张,说:“说万一观众笑怎么办?”陈凯歌鼓励说:“没关系,让观众去笑,看见你就笑,这样挺好。”

一般人会觉得葛优就是台词功夫好,陈凯歌认为:“他其实是中国演员里能够调动方方面面去完成一个角色的人,特别是形体,没有台词、没有近景的戏,你才真正看到葛优的演技。”

葛优抱小婴儿的戏,一连哭过三回。有一次还没正式开拍他就哭起来了,一直到他哭痛快了,才继续演。陈凯歌说:“这不是‘演’,这是他真正的感情流露。”

抱赵孤回家走进屋的戏,屋里有个竹帘子,葛优都没用手撩帘子,直接走过去,完全投入,陈凯歌说:“他非常入戏,不止是一个好演员,而且是一个真演员。”

与姜文的合作更是一个开创性举动。

从1996年一起演《秦颂》,两人成了好朋友,但十多年间却没有再合作。直到姜文准备开拍《让子弹飞》,专门写信给葛优邀请加盟。

葛优拿到《让子弹飞》的剧本,看了两三天,收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姜文发的一个“?”,葛优则给姜文回了个“妥”。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影」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视剧

到剧组以后,葛优本来很想演黄四郎,觉得比较有挑战性。姜文却做他的工作:“这电影里你谁都能演自然不假,可周润发就得演黄四郎,因为老汤那个角色他演不了。”

姜文把葛优捧得很高,在剧组,葛优也为这部戏却付出很多。

由于发哥很“贵”,严格按照好莱坞习惯每天工作8小时,葛优的戏一般只能下午赶拍,往往还要忙活到深夜。恰恰近十几年来,葛优患有失眠,几乎每天都凌晨三点半以后才能睡着。

不拍戏又睡不着的时候,葛优还在反复琢磨:“怎么才能演好。”马邦德泡水里被张麻子捉住“逼供”那场戏,拍了足足35遍,五十多岁的葛优硬撑下来了。

《让子弹飞》三大主演姜文,周润发,葛优演技各自不用说,当属国内顶级水平,最让人捧腹的还是马邦德这个角色,葛优因此拿了导演协会的最佳男主角奖。姜文评价说:“一个演员的不确定性是最重要的,还有极端性和幽默感,这些最后会形成一个演员的可塑性,葛优身上有这点,他是难得的好演员。”

《让子弹飞》让“麻匪”与“师爷”组合炸出不亚于冯小刚的力量,全国观众都期待葛优与姜文再创佳绩,连葛优自己也很乐意与姜文继续合作。

《一步之遥》剧本还没有完成,葛优就答应出演了,万万没有想到姜文和葛优制造的“惊喜”就此夭折。

这一次,向来对剧本非常苛刻的姜文居然像王家卫一样,最终没给演员成熟的剧本。每天就靠临时拿到的几页剧本演,有时现场还反复修改,这样完成的《一步之遥》,没能再续辉煌也不意外了。

2016年,四十岁的新生代导演程耳拍《罗曼蒂克消亡史》,找到章子怡、浅野忠信、倪大红等一大帮知名演员参与,葛优为这部戏专门学了一些上海话。

葛优演的陆先生也算有范儿,《罗曼蒂克消亡史》要算葛优扶持新人比较有看点的片。

自从2011年与英皇签约,近两年《决战食神》《断片之险途夺宝》,让很多观众会痛惜葛优的“污点”,其实他对挑戏多少有过一些反思。

葛优说:“有时候这个角色适合了吧,市场又不合适……英皇不让拍文艺的片子。除非是那种一亮出来肯定特好的东西。但现在想要再遇《活着》那种戏多难啊。”

葛优对自己这两年的戏也澄清:“如果说这些导演是新人,可我刚开始跟冯小刚导演合作,他也是年轻新导演啊,就这样一部部成了,电影是导演的艺术,你对工作要认真,演员再努力,只能锦上添花,救不了电影。”

他估计也在感叹:这样一个时代,怎的就没有下一个张艺谋、冯小刚,就连路学长也非常之少。中国电影是怎么了?

3、相关搜索: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在线观看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1997版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影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电视剧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在线播放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VCD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 百度网盘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百度网盘资源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下载
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2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