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恶狼谷以色列」巴勒斯坦恶狼谷国语版

37看看电影网

想逃出去必定死在风雪交加的路途中。抓来的票都圈在匪巢的一个大窝棚里,三爷飞起一脚把公狼踢出一米多远,又回窝棚里搬来一坨冻得硬邦邦的蛤蟆,突然三爷学着头狼的声音,突然间两只狼蹲在不远处盯着他。每当深夜三爷便唤出它的狼朋友进行拉爬犁的训练。三爷心里的一块儿石头落了地,匪巢的窝棚里死一般的寂静。三爷喂饱了它的七只狼朋友,只见三爷站起来的同时便飞起一脚,匪首勤务兵的板斧竟在空中翻起筋斗。

1、本文目录:

(1)本文目录
(2)巴勒斯坦恶狼谷,极度恐慌:野狼谷惊魂
(3)相关搜索

2、巴勒斯坦恶狼谷以色列,极度恐慌:与狼一起逃亡

阅读前请点击右上角关注,主页有更多精彩刺激的历险故事,欢迎阅读、点赞、留言!

三爷十八岁那年初冬,赶着爬犁去中俄边境的白泡子卖黄豆,回来的路上被土匪"绑票"了。匪巢在完达山的腹地五林洞,千里之外荒无人烟,每年有六个月被冰雪覆盖着,想逃出去必定死在风雪交加的路途中。

土匪头子,立号"占三江",专干打家劫舍的勾当。抓来的"票"都圈在匪巢的一个大窝棚里,"占三江"规定绑来的?票"可以自由捕猎,种植,谋生,但不准养狗,不准有做木匠活的工具,以防绑来的"票"做成爬犁,让狗拉着逃跑。三爷体格健壮,很能吃苦。辛苦了一个月,他那窝棚里挂满了晒干的过冬食品。寒冬来了,多数被绑来的"票"只能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里,躲在窝棚里猫冬。三爷却不怕冷,竟敢独自到林海雪原里闲逛,还拾到了两只冻僵了的野鸡。有一次,三爷在密林中和两只狼相遇,它们的眼里闪着饥饿的绿光。一只从左边逼近,一只从右边慢慢贴上。公狼首先扑过来,三爷飞起一脚把公狼踢出一米多远,爬不起来了。对扑过来的母狼他也用脚猛踢,母狼也被踢趴下了。这是因为三爷的力气太大,而狼也太饿了。三爷把拾来的两只冻僵的野鸡,放在狼的嘴边,又回窝棚里搬来一坨冻得硬邦邦的蛤蟆,放在两只狼的嘴边。两只狼开始张嘴啃食冻蛤蟆,吃得津津有味儿,三爷也看得津津有味儿。

突然三爷学着头狼的声音,嗷……嗷……地嚎起来。他在告诉这两只狼我也是狼,是比-头狼!你们更厉害的狼,五天后,三爷打开被厚厚的积雪堆积的,推不开的窝棚门时,突然间两只狼蹲在不远处盯着他。这是被他踢过的那两只狼。三爷又给它们些冻蛤蟆吃,它们毫不客气地吞食起来。吃饱了,默默地望了三爷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走开。就这样,那两只狼天天来三爷的窝棚前讨食吃,风雪不误。一个月过去了,他们消除了对三爷的恐惧,终于在窝棚里定居下来过冬。一个风雪弥漫之夜,它们领来了五只狼崽子。小狼竟毫不认生,纷纷地在三爷的腿上爬上爬下,简直把三爷当成了同类。三爷感动得热泪盈眶,叹了一口气说,你们一家子既然投奔我,就和我一道过日子吧。

一天,三爷把大小五只狼领到七星砬子,便独自往砬子顶上爬。突然,他站在砬子顶上嗷嗷地狂吼,大小五只狼都循着他的声音跑了过来,围着他身前身后转。三爷望着他的狼朋友,眼前突然一亮,我能逃出匪巢了!说干就干,在这个冬天里,三爷驯化它们联合驾套。两只大狼居两侧,中间是五只小狼。五只狼在前边跑,三爷牵着绳套在后边跟。一跑就是一整天,累得三爷满身是汗,却乐不此疲,风雪不误。被同时绑来的票,很羡慕三爷的这些狼朋友,称三爷是双腿头狼。一天,三爷借口修窝棚的小门儿,向匪首"占三江"的勤务兵借了斧锯。实际上三爷是想用结实的红松枝桠造一个结实的狼爬犁,每当深夜三爷便唤出它的狼朋友进行拉爬犁的训练。渐渐地,它的狼朋友驾驶爬犁轻车熟路。三爷驱赶狼群的口令也运用起来,得心应手。三爷心里的一块儿石头落了地,放手准备着他的逃跑计划。因为在零下四十多度的林海雪原里,哪个土匪也不愿意深更半夜地出来。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匪巢的窝棚里死一般的寂静。三爷喂饱了它的七只狼朋友,将一切能吃的东西都装上狼爬犁,七只狼也各自套上了辕套。他决定逃跑。突然匪首"占三江"的勤务兵,手提一柄雪亮的板斧出现在三爷的眼前。他狞笑着用板斧指点着三爷说∶"自打你借斧锯那天,老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在老子的板斧下逃走没那么容易!"说着,他举起板斧向三爷的头上劈来。三爷不敢怠慢,头一偏,只见一道白光在他的头顶闪过。他顺势一蹲,又猛地站起。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三爷站起来的同时便飞起一脚,匪首勤务兵的板斧竟在空中翻起筋斗。三爷一个饿虎扑食般的腾跳,抓住了板斧柄,猛地来个回马枪,匪首勤务兵的半个脑袋掉在雪地上,身子像谷袋子般地倒了下去。三爷把匪首勤务兵的尸体扔到了爬犁上,连同那半个脑袋也扔到爬犁上。这可是狼的粮食啊,三爷一扬手七只狼拉起爬犁向西南方向滑行,一口气跑到第二天下午。狼实在疲劳了,三爷才在一个雪坡下卸套休息。他们立刻围在一起互相取暖,饥饿的目光随着三爷的身影溜溜转。三爷知道他的狼朋友实在太累太饿了,大半天的奔波,他们的肚子也是瘪瘪的了。便抄起板斧肢解了匪首勤务兵的尸体,一部份喂狼,大部分装在爬犁上。他又砍出一个雪洞,招呼狼钻进去。见它们围在了一起,便用匪首勤务兵的大皮袄盖在它们的身上,让它们休息。三爷吃了点玉米饼子,嚼了几把雪,也砍了一个雪窝钻进去猫在里面打盹。

究竟休息了几天三爷弄不清楚。因为他是被小狼拱醒的,钻出雪窝一看,所有的狼都趴在爬犁旁等待喂食呢。三爷忙用板斧砍断匪首勤务兵的半个上身,连同他的五脏六腑一起抛给了狼群。待他们吃饱后,三爷继续赶着狼爬犁行进。白天看太阳,晚上望星星,晓行夜宿地走了一个星期。匪首勤务兵的尸肉转化成狼的动力,他们吃饱了都肯卖力气,狼爬犁穿行在林海雪原中留下两行弯曲的雪痕。一天夜里三爷见狼的精神状态挺好,便决定通宵行进,半夜里皓月当空山林里静的出奇,只听见爬犁滑行的沙沙声。突然,七只狼停止了脚步,争先恐后的向后逃跑,同时发出惊恐的叫声。三爷定神细看,只见一团黄呼呼的东西飞向爬犁靠拢。三爷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一只斑斓的东北虎,眨眼间已窜到他的眼前。三爷知道,搏斗的结果必将凶多吉少,突然灵机一动,举起匪首勤务兵的半截大腿扔向老虎。它显然是饿极了,竟扑向空中一口咬住,然后跑进灌木丛中享用去了。三爷虚惊一场,赶紧驱赶着七只狼继续赶路。这回狼跑得更快了,也许是东北虎把他们吓破了胆,他们加速奔跑,显然是在逃避那个山中之王的追捕。太阳从东边升起时,七只狼才放慢了脚步,拉着雪爬犁在雪原上缓缓地滑行。三爷坐在爬犁上四处瞭望,想找一个避风的山坡休息。突然一阵风,卷起了一股干雪。雪地上露出一架完整的人体白骨。显然这是被土匪绑的票,历尽干辛才逃出来的。但最终未能战胜严酷的大自然,逃到这里倒下了。可能是同命相连的缘故,三爷望着这具白骨眼睛湿润了。他跳下爬犁,用板斧砍出了一个雪洞,把白骨放进雪洞里。又用斧浮雪盖住洞口,又在雪洞的上面砌上些雪块儿,形成一个雪坟后,他才赶着狼爬犁离开。

三爷和他的狼朋友走走停停的,行进了半个多月,所带的动物肉几乎吃得精光,饥饿和死亡正一步步地向三爷和他的狼朋友逼近。两只大狼的绳套一直拉的很紧,负重最大,最后竟东倒西歪了。三爷将它俩抱到爬犁上跟他一道休息,爬犁则任由五只小狼拉着,时快时慢,由狼自己决定。两只大狼趴在那件厚皮袄下一动不动。它俩显然精疲力尽了。不久,母狼呻吟着,摇着头拱开盖在它身上的皮袄,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三爷,似乎在告诉三爷它已经不行了。三爷伸出手爱抚的摸着它的头,它便伸出舌头舔三爷的手。舔着舔着,只见它头一歪,很快断了气。三爷忙把手伸进皮袄里一摸,母狼身边的公狼早已断了气,已经冻得冰硬了。

「巴勒斯坦恶狼谷以色列」巴勒斯坦恶狼谷国语版

在一个避风的缓坡下,三爷吆喝五只狼停止了前进,并为他们卸了辕绳。五只狼挨着蹲在雪地上,漠然地望着三爷。好像说,我们肚子太饿,已经走不动了。三爷瞅了瞅趴在地上的两只死狼,心中有了主意。三爷知道,在狼的王国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撕食活着的伙伴,但对死亡的同类,它们可以像吃羊一样吞食掉。三爷用板斧砍下两只死狼的头,将两个狼头放在雪地上,面向东北方又脱帽致意,默默的念叨着两只死狼的救命之恩,祈祷它们保佑他和它们的子女,逃出深山老林。说着说着,两行热泪涌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涌,渐渐地又在衣襟上冻成两行冰溜儿,三爷却全然不觉,任凭眼泪往出涌,往下淌。两行冰溜儿在衣襟上慢慢地延长,延长,再延长。五只狼默默地蹲在雪地上看着三爷一动不动。哭够了,三爷砍掉两只狼的四肢扔给了五只狼。它们真的狼吞虎咽地吞食起他们父母的血肉,吃的一干二净。三爷默默地等到它们吃饱了,又催促着他们拉着爬犁上路。他严格的掌握时间,每次只休息半夜,下半夜必须赶路。因为拖延时间就是无谓的消耗,就是死亡。

第三天凌晨出发前,三爷自己留下两块狼肉,像饿狼一样吞噬着。把最后一块儿肉剁成五小块儿,分给了五只狼。瞧着它们吃完,然后伸出双手,把五只狼搂到胸前说∶"孩子们,你们吃掉了我一秋积累的肉食,吃掉了该死的匪首现在我勤务兵,吃掉了你们的父母……已经是两手空空了,要吃就该吃我了。当你们饿时就吃我吧。"说完这些话,三爷又去赶着五只狼出发了。在颠簸中他不时的打盹,觉得神情恍惚,一会儿被噩梦吓醒,一会儿被好梦笑醒。再次醒-因为来时,他竟吃惊地站在爬犁上——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江,那就是家乡的松花江,再走十里八里就到家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竟能活着逃出匪巢,逃出千里无人烟的完达山。一激动,它突然抖起精神驱赶着五只狼朝着蓝蓝的松花江冰面驶去。

3、相关搜索:

巴勒斯坦恶狼谷电视剧
巴勒斯坦恶狼谷豆瓣
巴勒斯坦恶狼谷以色列
巴勒斯坦恶狼谷国语版
巴勒斯坦恶狼谷优酷
巴勒斯坦恶狼谷评价
巴基斯坦恶狼谷
巴勒斯坦恶狼谷太好看了
巴勒斯坦野狼谷
巴勒斯坦恶狼谷在看

发表评论

表情: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